《国家音乐产业报告》采访叉烧飞飞

/ 阅读:1440
作者: 叉烧日爆

时间:2016年6月26日

机构:《国家音乐产业报告》音响板块(下称“音”)

对象:叉烧网创始人/主编飞飞

背景: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制造业陷入困境,国家主导转型文化产业。通过20年的发展,文化产业在韩国 GDP 的比重已超过 15%,并且向世界输出韩国价值观,成就了鸟叔、EXO、少女时代等国际偶像。现在中国希望向韩国学习,陆续出台多项相关政策扶持音乐与文化产业。

---

音:叉烧网最近做了一期智能音箱的博客,从数据上看蓝牙、智能硬件、USB 话筒的兴起有没有对专业设备的销量造成影响呢?

飞:个别知名专业品牌推出的 USB 话筒,例如 Rode NT-USB,销量已经能和该品牌的热销专业电容话筒持平,例如 Rode NT1。但总体而言,USB 话筒的型号数量仅占到主流专业话筒市场的不到 1/10。从音质上考虑,USB 话筒已接近同价位电容话筒,只是传统话筒要连接很多设备,会产生一种难以替代的“仪式感”。

蓝牙音箱主流还是单声道,立体声方案还未形成成熟的行业标准,所以在功能上,蓝牙音箱还是偏向于普通娱乐与家用。而且,由于电池容量与功放芯片的限制,主流蓝牙音箱局限在 5寸以内,声场和声压都有限制。

 

音:叉烧便利店与叉烧网是什么关系?

飞:是两个独立核算的公司,共同形成一个迷你集团,两者互享集团的资源,例如设计师和财务,我们还在开展两块新业务,也有机会独立出来,就像宗毅《裂变式创业》所说,有能力的员工在公司内部创业,保持整个集体的活力。

无论网站还是电商,盈利只是过程,最终目标是得到数据,就像马云最近说的,“做淘宝的目的不是为了卖货,而是获得零售业和制造业的数据”。我们做了很久的网站发现,市场上最准确的数据不是网站的点击量与评论,这部分叫做“用手投票”;但最准确的数据来自“用脚投票”(或者说“用钱投票”),这是用户真正的决定,有了叉烧便利店我们才能最真实地知道这个行业正在发生什么、往哪个方向发展,这对于我们做内容非常重要。

 

音:去年的销量有什么变化?

飞: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是,简单的工作会被电脑、智能设备、机器人取代,人们会被迫投入到机器人无法代替的工作,例如文化和创意产业,它们的工作机都会更长久,电影和音乐市场大了,对乐器/音频市场都是利好。

目前广义乐器行业全球的增长率是每年 3%,中国从 2015 年开始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乐器市场,年增长率大概 8%(NAMM 乐器贸易组织统计)。叉烧便利店在 1-6月份的销量大概在600万,比去年上半年增长大概 19%,规模大了增速也有所放缓。

电商最现实的趋势是高端化,店里监听音箱的平均成交价从三年前的 1000 多变成现在的 3000 多,前两月还出了一对近 10 万的监听,以前这么贵的音箱都是在实体店成交的,现在人们对网购越来越放心、物流服务也越来越好。欧美也有这个趋势,高端专业音频电商 VintageKing 只花了一年就从全美 No.68 位冲到了 No.12,去年应该进入 TOP10 了。

 

音:淘宝的打假活动对音频电商会不会有影响?

飞:中国所有行业多年来一直处于低水平竞争,因为水货和假货不断消耗正规企业的精力,就像“正规军”遇到“游击队”,游击队数量众多,没有什么成本,一个人就能开店,相互把价格压得越来越低,最后大家都不赚钱、都不研究产品、都不做服务。

在欧美无论哪个电商平台,价格都基本一样,只要行业规矩,更多的资源就会往好的平台集中,形成重力场并吸引更多资源,正规的企业越来越好。因此美国、欧洲、日本都有乐器巨头,但中国没有,只有小游击队和大游击队,小流氓和大流氓,像京东这么大的电商巨头,还要购买“叉烧网”的百度关键词,但情况正在开始改变。

国家今年还出台了有关海淘的政策,个人走水货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整体来看,行业一定会更加规范,水货、假货、价格战以后会越来越困难。

 

音:除了淘宝,还有其他销售方式吗?

飞:想尝试一下“微商”但还在观望。销售实际上是陌生人的联系,这涉及到信用系统的搭建,也是阿里最擅长的,而腾讯和微信擅长做熟人和朋友的联系,这在国内很难实现销售,谈钱伤感情,所以微商主要在卖面膜或者卖书,没有形成成熟的购买习惯。

 

音:叉烧的优势与亮点有哪些?

飞:90年代以前的商业逻辑是“产能为王”,产量大就能垄断市场;90年代是“渠道为王”,沃尔玛、亚马逊和 7-11 这些巨型渠道除了可以向上压价,还能推出自有品牌;但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是“内容为王”,产品已经饱和的时代,哪个产品更适合你?这就需要“过滤器”,就像《罗辑思维》对自己的描述一样。

叉烧网是做内容起家,前两年有了渠道,有了内容和渠道反馈的数据,我们基本能准确掌握市场的动向,我个人最大的兴趣是研究产品,我们去年推出了 exound 品牌的防喷罩,以后还会推出一些更有创意的附件,很多专业厂商觉得附件没有什么潜力,很少投入精力,意味着这里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

 

音:叉烧网的评测与销量在数据上有何体现?

飞:前两月和某乐器代理巨头聊天,他们有个困惑:所代理的某些产品在国内刚火起来,国外就停产了。正如上文所说,低水平竞争导致总代理和零售商都不做推广和培训,靠民间自发推广就需要两三年,这么长的时间,产品在国外的生命周期已经过了。

叉烧网的评测不光是“评”和“测”,还有教程和详尽的图片,这是国内专业市场的不成熟决定的,比国外媒体的评测复杂得多,对于全英文的专业产品而言,这肯定比没有评测要好,其实只要内容到位,国内的消费者很愿意为新产品埋单,就像 iPhone 和 Macbook,但我们评测的成功率不是 100%,大概在 1/3 左右。

 

音:智能设备在音频市场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飞:当人们都在谈论“智能”的时候,说明还没有真正的智能,就像前几年电视行业都在炒“4K”的概念,实际上是“插值2K”的假 4K,除了 Amazon Echo,现在的所谓的“智能音箱”并不能实现人机互动、也没有大数据分析,只是可以联网,并利用网络的资源,例如我们评测的智能吉他,可以利用他们海量的乐谱资源。

智能只是一个概念,现在大部分厂商只是在做 IoT 这种“网络乐器”或“网络音频设备”。

 

音:国产音响品牌您怎么看?

飞:说回刚才提到的三个商业逻辑:产能、渠道、内容。我们看巴黎时装周,这些时装不用大规模量产、也不走大渠道铺货,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全服装行业的精英聚集在此,借鉴或抄袭这些设计。产品好不是产能高、或渠道宽,而是女神们和大师们都说好。

中国现在有全球最高的产能、全球最大的渠道/零售商、但没有设计的突破、没有好的内容、没有意见领袖,因此在乐器、音频、音响圈都没有话语权。

 

音:音响/音频硬件行业,在国家产业链中处在一个怎样的地位?

飞:想要改变人的想法,最自然的方法是改变人的环境,比如不想让大家随地吐痰扔垃圾,可以把环境弄得漂亮一点,多设一些垃圾桶。要想发展产业也要有一定的基础设施,就像发展汽车产业得先有公路,要想发展音乐产业也要先有硬件。大家有了话筒、有键盘和其他硬件,才可以谈论一下文化创作,这是先决条件。

国家既不能做产品,也不能做内容,除非战争,但是可以做投资,这决定了产业的方向。之前国内有欧美没有的“工程市场”,满足政府采购的需要,这导致了市场的扭曲,现在政府大力反腐、提倡节俭,导致工程骤减,这会剩下一批真正有实力做系统的工程商,例如传新科技,大部分的资金和需求会回归正常的零售市场。

 

音:公司更希望高校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飞:技能可以在工作中获得,并且快速调整,就像一个网站的“前端功能”,而性格和世界观由家庭培养,相当于网站的底层代码,这比技能更重要。现在的80后、90后、00后是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代独生子女,非常自我,假如你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从小就会非常考虑他/她们的感受,而社会的发展趋势是从熟人圈子变成陌生人高度协作的体系,考虑他人感受、体会他人难处是最基本的出发点。

学校的目的应该是培养人的兴趣,我在音乐学院做讲师时总结了一点:“教不会,学才会”,单向地把音乐技能“教”给学生没用,他们不想学,但假如学生有兴趣,自己会想方设法去学,例如学校不用教男生打游戏、不用教女生用手机和美图秀秀。

高校的培训二十年前就落后于市场,现在的差距更大,毕业之后发现市场上最火的主播、微信公众号运营、虚拟现实或增强现实,都是学校不教的。所以学生在校期间一定要学会发现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现在社会变化太快,你可能两三个月就要学会一项新技能,人生醒着的时间有 90%都在工作,但你无法每时每刻都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要学会喜欢自己干的事情,干一行爱一行,而不是爱一行干一行,否则 90%的时间都不开心。

---

  • 飞飞是个有内涵、有信仰、有技术的男人。
    wanyij 评论道
  • 无量天尊,飞飞道长好。啥时候再蓄个头发,然后给我们讲讲天人合一。。。:-目
    叉烧饭 评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