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小白也升级了!10小时续航!

/ 阅读:179
作者: webmaster

前言

原文见论坛帖子:http://bbs.exound.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793

翻译自CDM文章 by zyx3998970

 

这是一个流浪者的故事,从 Mac 流浪到 Linux。

理论上,有必要谈论一下操作系统和免费软件,或者听一下那些根深蒂固的人们所倡导说的平台选择问题。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让我们先看看Kim Cascone,一个经验丰富的音乐人、作曲家,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是他那进过监狱的履历以及他敏锐的乐感。这并不是某人在鼓吹某个操作平台优于另一个,而是一个实际的、深刻的、真实的例子,告诉大家他是怎样用这套工具制作音乐的,无论是在录音室,还是在巡回演出中。特别要感谢他给了我一些使用 Audacity 和 Baudline 工作的新想法。Kim把他10年来用计算机工作的计划方案都写在文中了。

即使你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离开Mac(或是windows),但是如果你打算在你的上网本或者本本里的Linux下更高效的工作,Kim的这个工作流程将会对你很有帮助。

——PK

如同之前新版 Macbook Pro 升级到10小时续航(15/17寸为9小时)一样,现在 Macbook(小白)也升级到了10小时的续航能力。

之前还想过是否由于 i5 的低功耗才保证了这个超长续航时间,从新新小白的CPU(Core)看来,确实是电池的因素,这样CULV和ATOM的上网本都不用混了,在新新小白面前完全没有优势。

其他升级的项目包括CPU,从 2.26GHz 的 Core 2 Duo 升级到 2.4GHz,显卡从 NVIDIA GeForece 9400M 升级到 Geforce 320M,绘图能力增强1.8倍。(呃...触摸板还是最多双指...)

总之加量不加价,依然999美金(7588港币),7000人民币的样子,非常值得考虑!

 

我的发展历程与对苹果的不满

我从1970年就开始用计算机工作,由于受到作曲家David Behrman 的启发,我自学了assembly language并在KIM-1上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数字音序器和单板微机来控制我建的一个Aries标准合成器。之后我在当地卖电脑的店里发现了一本叫Computer Music Journal的新杂志,并且尽可能搞到每一期(至今我还保存着它们)。后来,我帮助一个朋友的父亲,他是IBM的首席执行官,拆开并组装了第一台IBM个人电脑,仅仅是使用手册就占据了书架的2~3英尺的空间。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迅速出现了个人Commodore 64s、苹果机以及PC。在1997年我买了我的第一台本本:一个可悲的动力不足的Compaq Presario。由于它实时录音不够同步,所以我不得不利用音频程序语言Csound在硬盘上编译音频文件。我用这个方法为我的CD 《blueCube》做了很多音频。不过对我来说只要能够随时干活就可以了,所以我就放弃再配一个台机的想法了。

利用Csound工作时由于对“写代码-编译-听”这个过程感到很失望并且一直希望能够实时工作,我便转到图形化界面的多媒体程序语言Max/MSP上,但这就需要我搬回到苹果机上,于是我买了一台PowerBook。能在本本上跑Max/MSP对我而言算是最完美的工作环境了。当一个想法出现时我可以随时建一个我所需要的工具。计算机既可以作为一个音频设计工作室又可以充当一个舞台乐器。我就用这样的方式工作了10年,紧跟着苹果以及我所用的各种软件开发者的升级步伐。持续的升级对我来说的确是一笔可观的开销。


开始对苹果不满

在巡回演出路途中时,我把本本当做音频工作室、演奏乐器以及执行办公室。我不喜欢在路上出现任何意外。电脑死在路上就意味着收入的损失,如果是在演出时发生意外那将会是一个很尴尬的场面。如果对一些人来说欣赏笔记本音乐是件枯燥的事,那么看一个音乐人重启计算机只会更糟。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至少对工作室中所有的硬软件进行负荷测试一个月才敢带它们上路。Max/MSP 补丁能跑几个小时,软件能用几周,而每次当我准备离开家前我就让硬件一次性运行数天来引发出潜在的问题。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我的iBook还是在几年前的一次旅途中“身亡”了。我把它带到柏林的一个苹果售后,那儿的一个技术人员检查出是主板的问题。由于那个型号的iBook的主板故障率很高,作为对社会压力的回应,苹果制定出了一个主板更换方案。幸运的是,我的本本符合条件,所以我免费更换了我的主板。但是死机、连续不断的故障还是影响了我的工作进度并且给我的巡回演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我到目前为止已经更换过三台本本上的主板了,另外两台都是我自费的换的。在保修范围之外更换苹果本的主板大约需要600刀——虽然比买一台新的本本便宜点,但也够呛。 如果你用来养家糊口的工作是在OS X上进行的,当你的本本死机时你就没有任何别的选择了。你要么花重金修理苹果的硬件,要么就是买一台新的昂贵的苹果本。这就叫“厂商套牢”( vendor lock-in)。

之后,我在2009年的春季巡回演出中,我的PowerBook G4表现出一系列“衰老”的迹象:按键不灵、间歇性的backlighting、RAM slot故障以及性能下降。但这次我并没有选择维修PowerBook,而是估算了一下如果我买一台新的MacBook Pro并且升级我所有的软件所需要的花销,大约是3000刀,而且这还不包括我要花时间为了出行倒腾和测试我的本本那部分费用。如果笔记本革命还不到来并且伴随一场本本价格大战,我的信用卡债务可能还要继续增加。

但是,正如智者所言:“你要么选择付出时间,要么选择付出金钱,但永远不会需要同时付出这两者。”

 

遇到 Ubuntu,遇见 JACK

我曾在2005年在PowerPC苹果机上玩过Linux,尽管倒腾了好久,但那会儿还是不能用它进行音频工作。不过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留意Ubuntu。参考着MacBook Pro的价格我查了下最新上市的上网本的价格,最后选择了一台之前装过Ubuntu经过翻新的Dell Inspiron Mini 9。

我给我的Dell装了所有的Linux音频软件,并且带它上路作为我那破PowerBook的紧急候补。我的Mini 9可以很好的播放四轨24-bit/96 kHz的音频——这对一个上网本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解决我财政问题的方案变的更清晰了,我买了一台翻新过的Dell Studio 15,装了Ubuntu,用它来进行音频制作和管理工作。总共的花费大概是600刀,同时我还捐了点钱给一个软件开发商——远非花掉3000刀并且在数周的时间里再次被苹果给“套牢” 。稳定的使用了几个月之后,我对我的本本还有Ubuntu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他们都表现的完美无瑕,稳定又可靠。

了解Ubuntu音频的复杂性

在Mac OS X上跟在Ubuntu上进行音频工作有几点不同之处。OS X是分别利用Core Audio 和Core MIDI来进行音频和MIDI服务的。所有在OS X下需要音频服务的用户可以与Core Audio对话来实现对多重音轨的混合以及将每一轨定位到所希望的位置上。Core Audio简单、庞大,很容易建立,并且所有的终端用户都可以通过一个面板来实现控制。如果一个声卡不能满足你所需的更多的输入和输出,你甚至可以利用多重声卡来创造一个单独的集成设备。不愧是苹果公司,看看Core Audio以及它的用户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笔记本音乐人在舞台上坐在一个发着光的苹果的logo之后。

在Ubuntu下,音频就是另外一个相当不同的概念了。

对于那些初次在Ubuntu下进行音频设置的音乐人来说,苹果的这个标语“Think Differently”将会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初次使用Ubuntu的人可能会对其下混乱的音频设备如:servers, layers, services, 以及 terminology感到非常的迷惑。通过“系统—>首选项—>声音”,单击Device键,查看面板顶部挨着“Sound Event”的那个下拉菜单。你可以看到很多首字母缩略词,可能其中还包括一些隐晦的科技用语,例如:OSS、ESD、ALSA、JACK以及Pulse Audio。这些缩略词代表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的一些错综复杂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技术,但是又因为一些政治原因或者出于对旧技术的兼容性,它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平共处。“作法自毙”(Frankenstein)这个比喻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倒是有一种更简单的途径,它是把ALSA(一个高性能的、核心级别的音频、MIDI系统)和JACK(一个可以做出低延迟音频、MIDI以及实现用户-电脑同步连接的系统)结合在一起。这场战争留下的伤疤,让我们学会了去无视那些“绑”在Ubuntu上让人感到非常厌烦的音频设备,而仅仅专注于使用ALSA以及JACK。你可以设想一下ALSA/JACK联用,它们会是最专业的Linux Studio的核心,你也可以把它当做Linux下的Core Audio使用,同时在我看来,我觉得每一个计算机音乐人首先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本本上装一个JACK。我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建议大家把它放在 Startup Applications中以便随时应用。

ALSA/JACK结合的建立是有一点复杂,并且要比苹果下的Core Audio让人觉得苦恼,但是网上还是有很多很好的信息。(ALSA,JACK以及实时Linux内核都有一些优于Mac OS X的东西并且它们值得我们付出时间精力。如果要把JACK移植到Mac中,Linux也有很多Jack-aware工具,这些工具对实现同步传输非常有用。同样重要的是,一旦配置好,你就可以用Linux建立比Mac或者Windows更低延迟的设备。换句话说,尽管这可能需要你投入更多的时间,但这绝对是既免费又好用的一个选择!——PK)

Linux 下的一般工作流程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已经发展了一套能很好的适用于工作室以及路途中的工作流程。鉴于我大部分的工具都是在Max/MSP中建立的,它们可以随意转型来适应我所遇到的任何音乐方面的任务。举个例子:我为工作室编写的一个音频变形工具(sound mangling tool ),我可以用Tony Conrad改造使它适应一场演出。我也可以为一些音频设备来调整我部分的性能补丁。我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好的工作了很多年——直到最近,当我工作的美学焦点从一种随意的状态转变为一种更确定的方式。这是伴随着我改变操作系统一起发生的。

在我巡回的途中我做了很多外景录音。我的设备包括一个Olympus LS-10数字录音机还有一个 Audio Technica AT-822 耳机。我用LS-10以96KHz/24-bit录到一个16GB的SDHC卡中。当我在外景中想试听音频文件时,我就直接用我本本的SDHC读卡器并且还可以直接在卡上重命名音频文件。当我需要检查低频噪声或者一些技术上的异常时我可以直接通过波特线(Baudline)来看这些音频文件。如今Baudline已是我日常工作中的一部分了。

Baudline 界面:

回到工作室后,我利用音频编辑程序 Audacity来除去 voice slates, trim heads and tails,并根据需要来调节增益(gain)和EQ,再将它们保存到工程文件夹中。在工作室中我同样也不喜欢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我在网络硬盘和USB硬盘中都备份了这个文件夹。

Audacity 界面:

我通常需要花数周甚至是数月的时间来建立我的音频库。在这段时间里,我就会在本子上记下我的想法、随手的涂鸦、计划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然后一个谱子就这样成型了。我把我所有的工程音频文件都输入到一个开源的数字音频工作站Ardour中,然后把它们零散的安排成跟我本子上记录的谱子类似的样子。一旦我的Ardour对象建立好,我就可以播放音频,尝试不同的效果,通过层叠控制来创造出全新的音乐质感,然后将编译成型的片段再重新输入到sub-mix中。我用KORG nanoKONTROL 作为mixing surface。音量控制器、pans、以及分配至DAW的开关可以让我迅速实现不同的混音想法。

Ardour 界面:

当完成了一段音乐后,我把它存为一个WAV格式的24-bit/44.1kHz 的立体声文件,而无需用mix bus进行压缩或是使用EQ。小建议:母盘制作工程师是很愿意拿到的是一个未经音乐人随意处理过的24-bit的母盘的。对于演出来说,我同样可以利用Ardour以及nanoKONTROL来做一个音乐展示。鉴于希望我的素材听起来更完美,这个版本的Ardour在mix bus中有压缩功能以及EQ。

最后说一点注释:我现在在研究如何用一个控制工具JAMin(Jack Audio Mastering Interface)在将来的工作中实现这个目的。

再见了苹果

在苹果本上工作了十年后,如今我已远离了它的包围,我转移的最重要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它昂贵的售价以及硬盘维护价格,同时这个操作系统让我感到很沮丧。一些细节例如finder窗口没有右边的树形图会减慢我的工作进度。

相比之下Ubuntu更像是一个为成年人设计的操作系统。还有一点Ubuntu做的尤其不错,就是不论用户的专业知识有多少,他们都可以很好的使用Ubuntu。比如你菜鸟级别的堂弟或是祖母都可以自己安装并使用Ubuntu,而且只要他们愿意,可以想走多深就能达到多深。与当今便宜又强大的笔记本浪潮相结合来看,Ubuntu的市场份额必定会有所增长的。


Linux 注意事项:

对于内核以及音频应用开发者来说很重要的一些东西:

(1)确保所有的音频创作软件都支持JACK
(2)为了JACK提升并升级各种工具以便于音乐人安装、配置和使用
(3)推出经过内核实际检测过并且配置好的发行版
(4)将实时内核补丁整合到主线内核中去

最重要的是,你可以考虑下给JACK以及 Linux 音频软件的开发者们一些财产上的资助,或是如果有能力,你可以编写代码、校对文本、编写用户手册、做一些编译工作、提供图形设计、创造目录等,那么就请你为你正在使用的这些软件的发展做一些贡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