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前沿:3D 环绕声格式下的音乐会实况录音实验

/ 阅读:845
作者: GENELEC真力

近日,来自杜比(Dolby)中国实验室、真力(GENELEC)中国、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的多位行业精英,组成专业化团队,联手进行了一项关于 3D 环绕声录音的实验。

位于中国音乐学院的 3D 环绕声实验室

“我与行业内的几位同仁合作,针对 3D 环绕声进行了一次探讨,最终决定试着了解一下我们的录音在全新的格式下能够获得怎样的表现,” 真力中国的冯汉英解释说。

该项目由杜比中国实验室发起,旨在进行 3D 格式下的古典音乐会演出录音实验。项目团队由来自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国传媒大学的教师和在校学生,以及杜比实验室和真力中国的员工组成。

GENELEC真力大中华区总监 冯汉英
(摄影:闫乔锋)

“近年来,杜比中国实验室一直在积极思考和推进 3D 格式下的古典音乐会演出录音实验” 冯汉英说道,“创建 3D 声场而非立体声或 5.1 环绕声声场这一课题对我们构成了挑战。因此我们成立了这支非官方的团队,并展开了充分的实验和分析。相信这一尝试会为录音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启发,同时,这也是我们这群人的兴趣所在。” 

这一项目的实验地点位于中国音乐学院地下室的一个录音间内。该场地由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讲师曹勐提供,同时真力中国为项目提供了全部扬声器和桁架,杜比实验室贡献了一台 Dolby RMU(渲染和母版处理器)设备。

 “这个录音间恰好为实验提供了场地,” 曹勐先生解释说,“它已经做过了声学处理,因此我们只需要设计好桁架,并计算出扬声器的角度,在系统搭建上并不太复杂。”

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科技系讲师 曹勐
(摄影:闫乔锋)

中国音乐学院创办于 1964 年,旨在承担中国传统音乐的保护和教学培养工作。“大约在 20 年以前,学校加入了一个西方音乐院系,用于培养作曲专业,钢琴、木管、铜管和西方管弦乐演奏专业的学生,” 曹勐继续说道,“而我们的音乐科技系成立于 2011 年,主要由四大专业方向组成:录音与扩声、电子音乐、音乐声学和乐器学。每年院系招收的学生为 14 人。”

音乐科技系的录音棚采用了 3 个控制间共享 1 个录音间的配置,这也是学生们进行录音学习和实践的教学场所。此外,中国音乐学院还拥有一间大型商业录音棚、一座音乐厅和一座剧场。

“展望未来,我们意识到 3D 音响系统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曹勐说道,“我们真的希望能够发掘出一些进行 3D 音乐录音的较好方法,因此我们搭建了这套系统,能够用来进行例如 Dolby Atmos、Auro-3D 等不同 3D 格式的呈现效果比较。”

采用桁架吊装的顶层扬声器

“我们正在通过实验,了解我们的录音能够通过 3D 方式获得怎样的表现,” 真力中国的冯汉英说道,“我们希望尝试不同的重放系统设置,并研究不同的格式之间如何实现兼容。举例来说,一部录音作品能否通过两种不同的格式进行重放,并获得几乎相同的结果?哪套系统最适合音乐录音的呈现?因此我们搭建了一套安装有 11 只扬声器的桁架,留出了足够富裕的线缆,从而便于我们将扬声器移动至所需的位置。” 

GENELEC真力中国技术工程师 陈曦
(摄影:闫乔锋)

不仅扬声器能够进行移动以满足不同的 3D 重放系统定位,桁架的高度同样可以进行调整,从而为系统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当记者到访时,桁架的最上方吊挂有 4 只扬声器,水平方向上固定有 7 只扬声器,再加上一只超低音扬声器,组成杜比全景声的系统配置,同时该系统也能够轻松地转换为其他的 3D 格式。系统中的扬声器由 Genelec 的 SAM 系列紧凑型智能监听系统组成,包括 8320、8330 监听扬声器,以及 7350 超低音扬声器等型号,这些扬声器均通过 Cat-5 网线相连,以便进行控制。录音间还配置有一套 Genelec GLM 监听校准和管理套件,以便对 12 只扬声器进行声场校准,以及实时的监听控制。

真力 SAM 系列 8320 智能监听扬声器

真力 SAM 系列 7350 智能低音扬声器

 录音通过一台笔记本电脑完成,并采用了 Merging Technologies 公司出品的 Pyramix 10.0.7 工作站软件。“控制界面并非必需的设备,但是如果以后推出一款使用起来会更加方便,”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闫乔锋说道,他将这项研究作为自己硕士毕业论文《 3D 环绕声音乐录音初探》的一部分内容。“我的论文重点放在了音乐厅录音上,我在五座音乐厅中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了超过 10场录音,并且全部的后期混音都是在这间录音间里完成的。” 

中国传媒大学录音系研究生 闫乔锋

 多场音乐会 3D 环绕声录音的环境话筒摆位
(出自闫乔锋硕士毕业论文)

 “ Pyramix 工作站已经支持全景化的声像定位设置,你可以按照房间建立一个模型,视觉化地设置扬声器所摆放的位置,” 闫乔锋继续说道,“根据系统设置,你能够将声源移动到任何需要的地方。在这个项目中,我们使用了Pyramix工作站,以及一台Merging Technologies的Horus音频接口。”

作为 GENELEC 真力中国的负责人,冯汉英讲述道:“我们正在努力确保后期制作的房间无论在声学层面还是在电子学层面均可以获得尽可能精准的表现,这不仅需要依赖我们的设备,更加重要的是,还要依靠我们的经验。”

 

来源:《亚洲专业音响》11-12月刊

作者:Caroline M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