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Steve Vai认可的吉他新星Plini的背后故事:Plini访谈

/ 阅读:4408
作者: Moa-metal
Steve Vai:“我关注 Plini 有一段时间,在我所听过的器乐吉他专辑中,他的专辑 “Handmade Cities” 有着前瞻性的思考在,旋律、律动以及和声兼具深度。”
“听到 Steve Vai 如此谈论我的演奏,我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我童年时的偶像竟很巧的成为了我的支持者~”

简介

Plini 这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吉他新星出道5年,年仅24岁,却已通过他独树一帜的音乐在国际吉他圈儿都打响了名号,甚至得到了 Steve Vai 的青睐,并且从2015年就开始在世界各地巡演。

如此神速的进步简直太梦幻太惊人了,但如此惊人的进步正是源自于他惊人的音乐,里面融合了很多元素进去并且融合的恰到好处。


“我还是个 Guthrie Govan 和 Brett Garsed 的铁粉,Brett Garsed 在 Planet X 乐队的那首 Alien Hip Hop 可是我最喜欢的吉他solo!在 Govan 的 Aristocrats 来澳大利亚演出的时候,我还见到了 Govan,在演出后我们喝了个嗨,那晚简直太棒了”

本文中的引号为 Plini 原话。


影响

或许 Plini 他最令人深刻的是手指动态的把控——这是很多个人吉他器乐专辑中较为薄弱的一项。

很多时候,Plini 的吉他部分在音乐中并不突出,

它在安静的氛围铺垫下时隐时现,但他又会有很巧妙的Riff和令人惊奇的solo。

正是这种微妙的平衡使这位年轻的乐手获得了广泛认可,但要注意的是:

这是Plini在金属乐或吉他器乐曲之外学到的。


“我深受亚美尼亚的 Folk Fusion 钢琴家 Tigran Hamasyan 影响。” Plini如是说,“他的创作方法真的激励到我——他在民间的和传统的钢琴音乐间游走。

对了,就好比把 Meshuggah 乐队放在一个爵士三重奏之中演奏!哈哈哈~”


“他的钢琴应该是他音乐中的 Star 。但他的钢琴部分却以更加平等的方式被安排在乐队之中。这也是我想在我的音乐中尝试的。要考虑到在吉他周围的一切,这样编排更有趣,但这往往被吉他手们忽视了。

我们总是希望我们的吉他挺起来有趣,

但这并不单单仅关乎于吉他,更关乎于其同时和前后所存在的音乐中的各个方面。”

“你可以在吉他上演奏一个音符,但它背后可以有上百万样东西来衬着,

这让它成为了一个难忘的、特别的音符。我认为与在吉他上演奏上百万个音符相比,这种真的被我们忽略了。”


录音

在问 Plini 的技术和控制力的秘密时,他却向我们表达了一个观点:

相较于盯着乐谱,开着节拍器,这么死磕技术,Plini 会选择在电脑前做录音,因为它很真实的记录了演奏,通过录音来了解自己的优缺点。

任何技术进步都来自于:选择要录音还是不要。


“我一直不怎么爱用节拍器,因为录音也能纠正我的拍子。我可以一遍又一遍的听。我任何技术的进步都来自于要去录音还是不要。录了你就明白,在那一刻你根本不够好。所以一遍一遍的,只要我还没倒下,我就会继续录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英雄,我们肯定是会从他们身上学习如何颤音啊、乐句啊等等。这个过程其实蛮混乱的,喜欢的东西会留下,不太喜欢的就扔掉。

“你要坦诚面对你不喜欢的东西,这和你喜欢的东西一样重要。

它可能是某些推弦,可能是某些滑弦,可能是每一样。你越学着坦诚接纳,会让你越发完善出自己的声音,最后听起来便不再像某某人,而是你自己。”


故事性

注意 Fusion 大师们的和弦每一步的发展和扩充所导致的色彩变化。

“和弦的话,大九和弦是我很爱用的一个(笑)。对于我和弦的应用我来举点儿例子:

我们可以试着按住三弦七品、二弦五品、一弦九品,这样就我们得到了根音、二音、七音;

我们再来一个和弦,按住四弦六品和一弦二弦的五品,三弦制音,

之后把六品的音提高半音是个很好的解决方式。


在我的独奏中也是这样的概念:

我不会把你意料之中的音符放在你意料之中的位置,

但那个音符可能会是下一个。

这样可以带着听众继续走,而不是直扎目的地(注意力绕着根音),像叙述一个漫无边际的故事。这也是我会听一个乐手继续往下演奏的原因。”


独奏

不依赖特定的技术。

有一点击勾弦、交替拨弦、跳弦、扫拨,但是每一样都要用的适度。就像是:

你让 Guthrie Govan 弹啥技巧他就能弹啥技巧,但某一种技巧只会出现在某一部分——

要明白什么技巧放在那听起来才是合适的。

“这阵子我越来越多的使用手指拨弦了,

尝试不同的触弦方式所带来的音色,手指和拨片真的大不同”


乐队

“我以个人的身份,让我比在乐队更能发挥自己的创意。

因为在几张专辑过后,乐队会树立出它的品牌。

但我可以随意和任何人合作,大家也不会感到震惊,如果是乐队频繁更换成员的话乐迷肯定受不了,我一个人做任何想做的事情都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