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etrucci养成记:身为吉他手走过的这一路(上篇)

/ 阅读:555
作者: Moa-metal

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部分人被创作所吸引。你会发现很多音乐人也喜欢画画、写作等。如果你也是「不仅仅是想创作,而是真的需要创作」,那希望你也很幸运地把音乐当做了自己表达方式。我很幸运的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音乐,虽然那时我对画画和各种视觉艺术也感兴趣。我就是被吉他所吸引了。

在长岛长大的岁月里,我所认识的几乎每个人都会演奏乐器,那时也有特别多的乐队。你甚至走在街上就能听到车库乐队(garage band)在演奏,学校里还有乐队比赛。收音机里也经常会出现吉他,所有的摇滚电台经常播放齐柏林飞艇、Boston、Ozzy、ACDC、黑安等。我需要寻找一种方式来发泄我的创造力,而吉他与音乐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助我达成此目的的方式。

在我年少时,我一直有个梦想扎根在心底:站在舞台上演奏吉他。那时我都没进乐队,也不懂乐器,但吉他就是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也不知道那些吉他手是怎么做到的。我听到过铁娘子的两个吉他手演奏harmony lead,但当时我完全不知道那是怎么办到的。等到我开始弹琴的时候,我就想「诶?另一部分在哪?」。

我还记得范海伦那些风格迥异的演奏技巧,比如点弦,然后就在想「这听起来不像是吉他」。说实在的,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吉他该怎么演奏,但也确实被它吸引住了。我喜欢 hard rock、heavy metal,它们戳中了我的心。我爱铁娘子、爱Metallica。


随着我弹琴越来越好,我开始研究摇滚和金属之外风格的吉他手,Steve Morse、the Dixie Dregs、Return to Forever 的 Al Di Meola 以及他的个人专辑、还有 Allan Holdsworth。最后我把我所受到的熏陶再结合到一起聚于自己身上。

有两个乐队,我听到后特别的惊叹,就是那种「我一定要学这个!」的感觉。Rush 和 Yes,这两个乐队。尤其是那两个吉他手 Alex Lifeson 和 Steve Howe,真的是极大的影响了我的演奏、创作、吉他部分的编排。你看梦剧院,我们和 Yes 的乐器组是相同的,只是他们的吉他和键盘更宽广、更前卫摇滚。


颤音

我那时听到了颤音,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有一天,我正在练铁娘子的solo,我把播放速度降到一半,颤音听起来像是反复的扭曲琴弦。这我才意识到,原来演奏颤音就是把一个音符推向另一个音符再释放回来,如此反复。

在我开始学琴那会儿,我还练ACDC的solo,我能演奏出正确的音符,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模仿出那酷炫的颤音。要么有人给你演示看,要么我就得靠自己的悟性来发掘了。颤音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的颤音都不同。如果你能模仿出某些吉他手那独具特色的颤音,就足以让人联想到那位吉他手。


清晰

还一个我遇到的槛儿时「怎样才能让我的演奏听起来更棒?」但却有很多方法可以让我的演奏更糟,比如左手用力过猛压得琴弦音高扭曲,或者该颤音不颤,不该颤瞎颤。一句简单的乐句,你可以通过没有推弦击勾弦颤音等等,来让这乐句变得更加无聊。吉他很狡猾,你需要仔细聆听你所发出的任何声音有哪里不足,以便让你的演奏尽可能更好。


在一条旋律线里,串音符时,我不想让之前的音符继续响,尤其是大失真的时候。每个人的处理方法不尽相同,我会把右手在琴桥附近搭着,以制住我未演奏的琴弦的声音。与之相法的情况是右手悬空不碰弦。虽然技巧上的物理变化很微妙,但声音的改变却是巨大的。对自己的每个细节要有高度的意识。


强力和弦

我的观点是,演奏和弦要分为两种情况看待,一种是clean,一种是失真下的。关于失真和弦,有两件不同的东西影响了我,并最终融入进我自己的创作。


首先第一个影响是来自于Rush。Alex Lifeson 的和弦延伸得很开,擅用空弦音,让自己的吉他即使在三重奏中也不会显得很小气(例17、18)。还一种情况是把基本的横按和弦加上二音或九音。参考例19、20,Rush风格的sus2强力和弦。

第二件影响我和弦观念构筑的是:让双音和弦(Double-stop chord)的色彩更丰富,像是降五音,或者sus4,而不是简单的根音-五音,或者根音-五音-九音。

这个影响是来源于聆听早期的Queensrÿche(例21、22),我在梦剧院的《Metropolis》里就是这么用的。例23就是一个对双音和弦做文章的riff,围绕着E和弦,色彩变化靠四弦上的音的变化。我们还可以把降五音和弦加进来(例24)。而例25便是出自《Metropolis》。我们来把前几条简单结合一下,可以是例26这样。


这个技巧学会之后,我们把和弦进行给扩展开试试,先来个简单的E5-C5-D5。虽然这和弦进行很简单,但通过这样的技巧,我们的音响效果更宽广、更多的音乐上的信息传递出去了(例27)。

我以E5为基础,根音-五音,这样。如果我把五音移高半音,就恰好成了C/E和弦,即C和弦的第一转位(例28、29)。现在我们用这个技巧试着从C5移动到E5(例30),是不是还有点像Metallica。


扩展强力和弦

我们在例31和32中把五和弦加了一个小指,形成:根音-五音-九音。我们现在用这种技巧来丰富和弦,写一条有内在旋律线条的和弦进行(例33)。

还有一个很酷的小技巧是:低音是七音,也就是第三转位。也就是例34,要记得空弦E(七音)。这有一种渐进、神秘的感觉。结合上面这两条例子再写一条riff(例35)。


和弦部分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还有音阶和旋律模进小技巧的分享,尽请期待即将更新的下一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