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原、古钢琴与Genelec,探寻最真实的巴赫

/ 阅读:2198
作者: GENELEC真力

  几天前,真力工程师接到了一个有点儿特殊的任务——协助中山音乐堂的一场使用击弦古钢琴(Clavichord)演奏巴赫独奏作品的音乐会进行扩声。

 音乐会宣传册

  实话说,真力的几个学习录音专业,并且都有或长、或短录音工作经历的团队成员,还是第一次听说 Clavichord 这个词。一边惭愧自己才疏学浅,一边马上查资料补补课: 

   Clavichord,中文翻译为 “击弦古钢琴”,发明于14世纪,是现代钢琴(Piano)的雏形,在 14 世纪到 18 世纪流行于欧洲,尤其是德国,是一种颇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古老键盘乐器。

击弦古钢琴

  用西洋乐器演奏古典音乐作品,又是在中山音乐堂这种条件良好的厅堂环境中,通常是完全不需要扩声的。这本就是原汁原味呈现西洋古典音乐的最佳方式

   之前,在举办另一种我们更为熟悉的古老键盘乐器——羽管键琴(Harpsichord,又称拨弦古钢琴)的音乐会时,虽然乐器本身音量并不大,但也依然没有使用任何扩声、补声的手段。

   然而这次的音乐会,演奏家、音乐会策划人主动提出需要扩声,是什么原因?来到中山音乐堂,第一次现场聆听到这件古老乐器之后,我们才有了答案。

击弦古钢琴登上中山音乐堂的舞台

  享誉国际的著名钢琴家、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也是这次音乐会的演奏家盛原老师,为我们讲述了 Clavichord 的更多故事:

  “击弦古钢琴,从翻译的名称就可以知道,它跟羽管键琴的发声方法不太一样。羽管键琴是靠琴键末端的羽毛管拨动琴弦发声,而击弦古钢琴是靠一个圆形的金属片从下方敲击琴弦发声,整个琴的音量很小,但是具有非常细腻而丰富的表现力。”

在音乐会中同台演出的羽管键琴

  “相比在巴洛克时期的法国非常流行的羽管键琴,击弦古钢琴因为声音太小,一直不能进入音乐厅和教堂,是一件家庭乐器。所有的羽管键琴和管风琴作品都可以在击弦古钢琴上进行练习。许多作曲家,尤其是德国作曲家,也拿击弦古钢琴在家进行创作,巴赫也不例外,甚至曾经表示击弦古钢琴是他挚爱的乐器之一,他还认为击弦古钢琴 '可以更贴切地表现人的灵魂'。”

盛原老师在家中弹奏击弦古钢琴

    这次名为 “琴键上的巴赫” 的音乐会,据说是击弦古钢琴第一次在国内的音乐会中登场。但是当这件珍贵的古董乐器在舞台上被奏响时,它的声音太小也确实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即便是在强奏乐段、音乐厅内不坐观众时,在观众席第 8 ~ 10 排的位置就已经需要 “竖着耳朵、屏息凝神” 地聆听了。看来扩声的需求确实是合情合理。

与盛原老师讨论乐器摆位

  “击弦古钢琴的音色非常温柔细腻,可以做少量的渐强和渐弱,还可以通过对琴键的揉动产生类似于弦乐揉弦的效果。” 钢琴家盛原希望把这件乐器的丰富表现力,尽可能真实、精致地传递给观众

    同时,我们还希望观众尽量不要察觉到扩声技术手段的存在,认为声音是自然地从击弦古钢琴传来,而不是来自扬声器。

真力团队研究不同扩声方案

  “击弦古钢琴可能是目前我听过的音量最小的乐器之一了,甚至比中国的古琴还要小不少。在一千多个座位的音乐厅里确实有点儿 ‘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我们的一对立体声传声器必须紧紧靠近音板,才能最大程度地拾取琴声。” 有多年古典音乐录音经验,同时也是真力中国负责人的冯汉英笑着说,“击弦古钢琴的拾音和扩声,这个教科书上真没有,要多试试。”

最终确定扬声器摆位

 一对 Genelec 1237 有源扬声器的摆放,并没有像传统扩声扬声器那样放在台口两侧,而是摆放在了乐器前方,并尽量靠近一些。冯汉英解释到:“这样的好处在于,可以在照顾大多数观众的情况下最大程度上模仿乐器的声辐射特性,无论观众坐在哪个位置,都会觉得声音来自于乐器摆放的位置,而不是来自于舞台两侧的扬声器。”

    究竟扩声 “扩” 到什么程度,要让击弦古钢琴达到多 “响” 才算合适,真力工程师决定做一个严谨的 “技术派”,测量了将要同台演出的羽管键琴的声压级,并据此把击弦古钢琴的音量补充到比羽管键琴小 1、2 dB 的程度。钢琴家、音乐会策划人,以及在场的古乐器专家也对最终的声音效果表示赞同。

击弦古钢琴强奏声压级测量

  (在中山音乐堂第 6 排 1号座位测得强奏时的声压级约为 62dB SPL )

  “这可能是我们见过的最小声压级的扩声……” 真力团队的几个人表示,又可以在工作经历中记下有趣的一笔了。

  击弦古钢琴登上音乐会的舞台,这对于钢琴家、音响师、观众,都是一次新的尝试。如果说这次还有什么不足和缺憾,冯汉英提到:“其实在中山音乐堂这样的声学环境中,这种形式的演出和扩声需求,实际上更小尺寸的真力扬声器就可以胜任了。也许在视觉上还能够更加美观和纯粹。”

真力小尺寸扬声器 G Two

  6 月 23 日的这场音乐会上,钢琴家盛原分别使用羽管键琴(Harpsichord)、击弦古钢琴(Clavichord)和现代钢琴(Piano)演奏了他所精心挑选的巴赫作品。让听众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中,穿越了几个世纪,一窥欧洲古典音乐的发展演变历程,也探寻着巴赫音乐作品中更深刻、更多元化的内涵。

排练试音进行中

  对于小小参与了这次音乐会的真力工程师来说,当坐在音乐厅中,屏息聆听着那纤柔、细腻、古老的琴声时,长久以来的一个想法再一次被印证了——最伟大的技术、技巧、手段,就是让人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在艺术作品面前,我们都是忠实的仆人


聆听声音的本真,感受原作的魅力。点击右侧链接,了解真力家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