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脱传统框架:Ableton 对谈⽇本⾸位 Techno 女制作⼈ Akiko Kiyama

/ 阅读:416
作者: DMT传新科技

开始一个新的创作方向对于任何一个音乐制作人来说一项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当你已经在某个音乐场景中打响了名号。这时候面对误解,面对通过几年的辛苦创作而获得粉丝。为了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来到了东京,与 Akiko Kiyama 聊了聊。

在过去十年中,Kiyama 通过她的发行建立了一种顺滑而极具冲击感的风格,这些作品经常被 Richie Hawtin 和 Ricardo Villalobos 等 DJ 所播放。与此同时,Kiyama 作为一位创作者的同时也是一位聆听者,她的喜好探向了俱乐部以外的地方。这样的兴趣愈演愈烈,逐渐达到了顶点,由此产生了新的取向 —— 也就是在 Aalko 项目下发行的首张专辑 No Man Is An Island。

虽然这张专辑跳脱了传统的 Techno 框架,但 No Man Is An Island 这张装机依然诠释了 Kiyama 那叱咤俱乐部的制作技艺,同时用让人意料之外的声音和氛围抓住了听众的耳朵。于是我们在与 Akiko 的采访中聊了聊在审美、技术与个性 —— 所有这些让她在这个节点决定在职业生涯做出改变的因素。

以下为访谈内容,A 代表 Ableton,K 代表 Akiko Kiyama

A: 这张专辑以 Aalko 的全新身份推出,并且风格与以往有着明显的不同。所以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K: 我觉得我应该对我的制作保持诚实,去做我想做的。Aalko 是一个全新的项目,但并没有特定的概念,或许有很多是 Techno 制作时期的副带产物。在这种概念框架下,这些音乐很难按照音乐类型进行归类,因为它们本身非常广泛。但 Aalko 是我现在真正想做的,我不在乎人们是否喜欢我的作品,但如果有人喜欢,我仍然会十分感激。

我觉得我的很多粉丝都喜欢 Techno,所以可能不会对这种全新的音乐感兴趣。所以我决定成立自己的厂牌 [Kebko Music],所有事情都由我亲手操刀。我决定使用磁带作为主要的发行介质,因为我十分好奇有没有会对这种难以驾驭的形式产生兴趣。

A: 相信很多人听到这些作品,第一时间都会注意到它们拥有很多不同的节奏。

K: 是的,我知道这很不一样。我以前一直在制作 Techno, 当然现在也还在制作,但在几年前我已经开始尝试在 Techno Set 当中加入一些实验的元素,现在只不过是做的更极端一些,将 Techno 与实验的随拍完全区隔开来。这其实对我来说非常新鲜:如何让一首歌拥有不同的节奏?我对时间拉伸和时间交错非常感兴趣,所以我把不同 BPM 的歌曲结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首歌,有些部分是 120 BPM,有一些则是 93 或是 150。这些不同的部分看上去很独立,但在某些几点他们又交织在一起。这很困难,但这是我最近关注的焦点。

A: 我们好奇的是,“Only Its Voice Rings Out” 这首歌的人声来自?

K:我不记得了其实,我只记得 "Sweep You Away" 用的是我自己的声音。这来自一本书,夏目漱石的 "三足鼎立的世界"。一位叫做格伦·古尔德的加拿大古典钢琴家非常喜爱这本书。这本书是关于一位诗人思考着诗歌如何存在以及诗歌能成为什么。这位诗人发现很难再人类世界生存。但我很享受,也很喜欢这本书。

Sweep You Away by Aalko

此处插入视频:

A:当你开始一首歌的创作时,你是否会事先在脑海中搭好框架,还是依靠直接进行试验,看看什么会带来好听的结果?

K:通常我都没有确切的计划,我只是把我演奏的都录下来,然后进行切分和编辑,并且完全无视小节和拍线,完全通过音频的方式进行编辑。有时候这会让后期的编辑变得困难,但我会在录音之后加入手动的模拟调制,这又再次增加了编辑的难度。我想要好好打磨的作品,但同时也想要让声音保持演奏的样子。

A: 半生不熟的感觉?

K:是的,一直在战斗。

A: 但是在制作这种类型的音乐之后,你会不会再次对制作 Techno 产生新鲜感?

K:我依然喜爱 Techno,尤其是去 Club 的时候,真的很好蹦。但我对于制作 Techno 音乐已经感到有些无聊了。总的来说,只要一首 Techno 作品拥有质感很好底鼓、贝斯和擦片音色,那么这首作品就不会太差 —— 因为在空间当中不需要有太多东西。但我住在柏林的时候,当声音元素减少的时候人们愈发的享受,越来越极简,只有底鼓、贝斯、擦片和军鼓。

The Sunset —— Akiko Kiyama 2010 作品。

此处插入视频:

A: 当你开始创作一首歌的时候,你通常会从那些元素开始?

K: 开始之前,我通常一点时间走一走,做一些笔记,甚至跟音乐无关,有时候只是我对于生活的想法和琐事。我需要一些时间让自己安静和冷静下来。然后当我开始想做音乐时,我就会打开 Live。至于从哪里开始创作,这取决于当时的状况 —— 有时候我会录一些合成器,有时候我会随机播放一些音色库里的采样,就是一遍遍的播放然后改变一些速度和调性。我经常使用移调功能,还会把音频切成一个 Loop。所以通常刚开始都不会有节奏的部分,但这些声音都会有一定的律动性。

A:所以你提到的音色库,是由什么组成的呢?难不成是个秘密?

K:完全不是秘密。当我刚开始制作音乐的时候,那时我还在上大学,没有钱可以购买合成器或者其他设备,所以就开始从 CD 和 Youtube 上录音,只要是声音都可以录。然后我开始用这些素材制作采样,随后我又购买了一些软件合成器,这样我就可以自己制作声音了,不久我就发布了一些音乐,并且能够进行 Live Set 演出。所以我一直坚持着这样的工作架构,一个制作好的采样在另一首的制作中可能会发生变化,由此产生新的采样,保存成了另一个音频素材 —— 由此循环,这样的流程不知不觉就坚持了十多年。这就像是日本的鸡肉串店,在 10 -15 年坚持使用同一锅油。在用了这些老油以后,风味愈发浓烈。

一开始我可能从一些律动和氛围开始,然后随着制作的推进这些元素慢慢从歌曲中消失了,就像是画油画一般。

A:所以下一步就是增加节奏元素?

K:是的,节奏,但是不像是正常的 Techno 鼓点,而且我不会在 hi-hats 上下功夫,通常都是之后再加上。同时我也不会太早的加上底鼓,所以基本上我都是在没有底鼓的状态下工作的。

A:一般需要多少时间你能做出歌曲的基础架构?

K: 这得视情况而定,但一般我喜欢快速结束战斗。虽然稍微有点粗糙,但这是个好现象。一般我会花 1 - 2 个小时进行一个 Session,一旦我做出一些东西,我就会在 Session View 当中把它们都录下来,随后开始编辑。

A: 所以最后你是如何完成一首歌的创作?

K: 其实这并不容易,在整个音乐制作的过程中,这部分不是我最享受的。我很享受一开始和中间的发展,但最后我得打磨我的作品,我需要去照顾每一个音色,把编排理顺,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有时候我只是觉得我需要从这首歌解脱出来,不然我就不能进行下一步,有点像给自己压力。

而且,当我用模块录音的时候,音量会产生突然的变化,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用自己跌双手去调制一个完美的曲线。

A: 纯手动?

K: 对,用手和耳朵去感受,一边听一边调。我觉得靠人耳的听觉会更加真实和自然。我不相信数字,但有时候我在一首歌当中我有太多的想法,但我必须试图抛弃一些

A: 所以当你产生了很多想法以后,你会丢掉一些,还是会把它们分成不同的歌曲?

K:这也视情况而定。但一般来说,在歌曲制作的最后阶段,扔掉东西比加东西更加困难,但通常我还是会去掉一些东西,因为我不会做太复杂的音乐。但如果是演 Live Set,我会把这些被无视的部分加上。

此处插入视频:

A: 所以当你表演的时候,你只演 Live?从不 DJ?

K: 是的,我只演 Live Set。通常我会从一首作品当中分理处很多的音频素材,然后我会挑出打击乐器、旋律和底鼓。以前这很容易,因为我的风格非常极简,然后我就只要把这些东西做成 1 个 Bar 或者 2 个 Bar 的 Loop 即可。但最近我的制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使是我制作的 Techno 音乐,也变得有点复杂了。有时候我会使用一个很长的音频片段,3 分钟左右,然后我必须等它播放。当然有时候我也会做一些即兴的东西,但当人们知道这首歌在播放时还是很享受的。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Ableton大中华区总代理 

香港:852-27210343

北京:010-85806317

广州:020-81068112

上海:021‭-80185110‬‬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