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世界顶级混音师的混音秘方

/ 阅读:927
作者: 叉烧公开课

混音是一首歌曲成功的关键。牛逼的混音包含了什么?怎么实现?今天,我们与十位世界顶级混音师进行了交流:  

Ian Sherwin:流行电子歌手 La Roux 的混音师,网络教育 Point Blank 混音讲师。

Joe Chiccarelli:大牌混音师,合作艺人包括 The Killers、U2、Beck。

Guy Massey:学成于 Abbey Road 机构的录音师。

Jacquire King:Norah Jones,Modest Mouse 和 Kings of Leon 合作的混音师。

Machine:多元化的代表,缩混过 Lamb Of Gold 的金属以及 Jay Sean 的R&B。

Philip Tan:知名混音师,合作艺人包括 Rihanna,Alicia Keys,Katy Perry 等。

Sigma:D&B 艺人,大牌DJ以及 Life Recordings 创建者大力推荐。

Steve Levine:数字混音先锋,合作艺人有 The Clash、The Beach Boys 等。

Vincent Di Pasquale:Remix 艺人,合作艺人有 Madonna 和 Missy Elliot。

Steve Mac:英国榜单幕后操手。合作艺人有 The Saturdays 和 Susan Boyle。

大多数教程只是告诉你精准的处理方式,让你完成漂亮的、连贯的、或响亮的混音。这些都有用,但与其陈述方式,我们更想通过对牛人的访问,来传递他们的看法。其实实现完美混音所需的技能,很多都来自于经验和一些简单的方法,让我们从混音前的准备工作开始说起。  

在你混音之前...

动手混音前,需要做一些准备,这非常重要。很多大湿都会参与到项目的录音中,对于他们来说,混音从录音时就开始了。

Ian Sherwin:“混音主要是考虑编曲的音色。而录音,你考虑更多的是音乐性。交响乐是很好的例子,每样乐器都在频谱上占据着特定范围,但有一些频率能让乐器之间更加融合,收录这些频段对混音相当重要。”

Guy Massey 和 Jacquire King 通常会完成项目的录音和混音。所以他们录音的时候,就已经构建出了整个混音图景。Guy:“如果我负责录音,一开始就要保证声音是我和艺人都认可的。常言道:‘听起来好,才是真的好’。只有当层次太多的时候,歌曲才需要经过混音来呈递给听众”。Guy 强调,录音时如果有艺人喜欢的效果,在递交混音文件时,除了干声,也要包含这些带效果的音色,这样才能更了解艺人追求的风格。

重新编曲是很多混音师会做的工作,Jacquire 建议:“混音时对编曲做重大改变是要冒风险的,最主要的是对 Automation 数据的把握。所以我会出很多不同版本,尝试不同的编辑方式。不过,我也尽量在限制自己的选择,只保留应有的版本。作为混音师,你应该能做出爽快的决定,如果不够爽快,那就一定有问题。我并不知道所有的答案,得不停地去尝试。”

你需要压缩吗?

亲,你已经准备好开始混音了,关掉手机,备好零食和饮料...我们看看专家们有什么补充。Ian Sherwin 相信,“每个作品都不同,你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不要武断。例如,使用压缩前,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别因为‘这是我通常的做法’就去做。平衡才是重点,EQ和压缩只是实现平衡的手段。”

Philip Tan:“如果各部分都精心录制,还需要细心地选择和整理声音。混音的作用:1、创建良好的平衡;2、使用自动化和效果创造一些有趣的亮点。参考类似的音乐能拓展你的思维。”关于压缩,“压缩就是两件事:动态控制以及染色。这些需要见机行事,我没有固定的方法。不过你能找到通用的指导,例如对于打击乐器,启动时间慢些,压缩器就不会碾平瞬态。释放时间通常根据曲速而定,让压缩器有喘息的余地。”

Jacquire 有强硬的观点:“现在大家都滥用限制器,这样得到的是静态的平衡。你应该让母带工程师来做最终的电平。你只需关注良好的平衡和动态”。“我在鼓组和一些声部上会用到平行压缩(Parallel Compression),但不会过分压缩。人声、军鼓、贝斯是压缩较多的部分。最好用音量调整来达到平衡,不要寄希望于压缩。这也是老唱片好听的原因,因为动态都被保留下来了,能听到所有重要的信息,而不是所有声部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混音与响度 

如何做出很响的混音?Joe Chiccarelli:“我只有做 Aggressive Rock 和 Techno 时才考虑响度。摇滚乐的重点是吸引人们注意,因此要使用一定程度的压缩,我会使用 Chandler、Urei 和 Daking Audio,在鼓组、人声、贝斯、甚至吉他上使用,做一道音墙。有时我会在一件乐器上使用多种压缩器。”

在电子乐世界里,精通鼓和贝斯的 Sigma 有另一种制造响度的方式:“音量通常来自我们选择的频谱。在混音中,有的音色可能比其它音色更响,同时不需要做到失真。这些音色,通常是在处理前就包含大量 2000 ~ 7000 Hz 的内容。我们试着不用太多的压缩,直接放进 Sonnox Inflator,它是一个砖墙限制器,这是我用过最干净的砖墙效果。”

多元化的 Machine 知道如何发挥声音的极限:“可以用很多方式让声音变好,比如对吉他进行 Reampping(重新放大),或用采样对鼓组进行层叠。如果说有什么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通常都会是:鼓。你用了10到16轨来做一样乐器的声音,它们彼此之间的声音和相位关系会产生化学反应。我对鼓的声音有特别的追求,让它们变得更好,才能让歌曲更加畅销。”

关于不同风格的特点,“通常来说,重型音乐的挑战集中在中频区域。失真吉他,贝斯吉他,军鼓和人声都是关键。它们会一直演奏,而且都是中频的乐器。Hip Hop 和 POP 是节奏驱动的,会有很多空间。注意力应该放在混音的空间、和动态的情绪控制上。”

另外一个观点来自 Vincent Di Pasquale,他完成了大量牛逼的 Remix。我们询问他 Remix 时用到的方法:“大多数 Remix 音乐的目标都是夜店,所以底鼓和贝斯的关系尤为重要。夜店的音乐带有更多的低频,但低频要适量,不能淹没其它的元素。我通常会保证较低频率的元素,如底鼓,贝斯和低音合成音色能放置完好。如果要加入新元素,我会预留大量的动态空间。”

“高频是我很重视的部分,比如 Hi-Hat和人声。我对它们的处理要比通常的流行歌或电台节目更亮一些。因为在夜店里有很多的人,他们的身体会吸收很多频率,高频会产生损失。让它们更加明亮,就能在混音中突显。单轨和总线上都会用到EQ,在 7000 ~ 10000Hz 的位置做大幅提升。当然,对于每个混音都是不同的,不过这是我通常开始的位置。”

盒子里还是盒子外?

(“Mixing in the Box”:盒中混音,指完全用电脑来混音,“Box”指电脑)

混迹于圈子的顶层,大师能用到各种各样的设备,他们混音是在盒子里还是和盒子外完成的?Joe Chiccarelli:“60% 的混音都在模拟台上完成。但也还会在盒子里完成很多工作。可能是对一些编组使用EQ、压缩和其它效果。最近特别喜欢 UAD Satellite,它快成为我的处理必备了,让我快速地在歌曲中试用不同的效果。”

Steve Mac 两者都喜欢,他会在收音或对DAW已有元素重录制的时候用到硬件。说到硬件:“EQ我会用Neve 1084,几乎对所有的音轨。我也喜欢Pultec EQ。我准备投资一个 API 550a 给鼓用。GML 8220作为整形EQ。压缩我会用Urei 1178和1176。它们是行业的标准,因为非常优秀。我也用DBX160,它对底鼓,军鼓和贝斯很有帮助。人声上是Teletronix LA-2A。整个混音会在SSL上进行。”

Steve 和 Philip Tan 一样,也是UAD脑残粉。他们喜欢用UAD插件给数字世界增添模拟的味道:“即使用默认设置,都会带给你不同的味道。以1176为例,声音就与 Neve 或 API 完全不同。我使用的还有DUY、Crane Song 和 Avid 的一些插件。染色效果不错的还有 Slate Digital 的 VGG 控制台模拟器。即使参数设置为0,只要切换到模拟器,味道就会不一样。”

Vincent Di Pasquale 则试图尽可能地将声音搬出盒子:“我仍然使用外置合成器,如 Nord Lead 2 和 Moog Little Phatty。我试着录制更多的吉他,或增加一些模拟通道条录制的元素。对于整个混音也是——我会将它们从DAW中转录出来,经过模拟的通道组合,让声音有温暖的饱和效果。我的通道组合包含:SSL的话放和混音控制台,以及 Expounder EQ 和一些模拟压缩器。现在因为设备选择很丰富,你可以在各种预算上获得话放、压缩器和模拟的调音台,这能让声音多一些不同。”

“脏”一些!

正如我们上一期谈论的,失真已经是很多混音的基本部分。当 Lan Sherwin缩混 La Roux 第一张专辑时,失真用得非常充分:“专辑中有很多通过模拟电路的自然过载,Minimoog、VCS3、Revox 磁带机都用得很多。在 Rak Studio 中,我也用SSL台子做了一些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我直接在台子上使用多个效果、失真、压缩,这样我很快就将声音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再飞到 Ben 的电脑上处理。很有趣也很直接,这样我能轻易地获得各种色彩。”

这个方式更多的时候是将混音看做录音的一个部分。有些东西是你要去尝试的:试着探索你身边任何模拟设备的前级;甚至是声卡的前级。要想得到免费的饱和处理,甚至可以使用声卡自带的物理输入,将DAW中的声源进行外录。

Guy 概括了他最喜爱的失真处理:“如果吉他的失真不尽如人意,我会将干声重新路由到麦克风的话放中,调大增益,加入压限,获得更好的高增益声音;如果我有很多时间去创造,我会用很多吉他放大器进行重新放大,再录回到磁带或 Pro Tools 中。军鼓和人声通过 Fender Twin 会听起来很棒。我很喜欢使用踏板,这类的处理用它很方便。”

Joe Chiccarelli 喜欢在人声上使用失真:“我有时会在主人声上加一些,特别是在多轨数的歌中。我最喜欢 McDSP utzBox。在鼓和贝斯上,我会用 Pro Tools 自带的 Sans Amp 插件来做失真。Thermionic Culture Vulture 和 Standard Audio Level-Or 也是很好的选择。” 

Philip Tan 对失真有特别的选择:“我通常会在缺少特色的声音上加入失真,例如DAW自带的键盘,这么做可以做一些掩饰。如果要加比较轻的失真、用模拟磁带或电子管建模的插件会不错,像 UAD Studer、Crane Song Phoenix、DUY DaD Valve、DaD Tape。而剧烈的失真效果,我会用 SoundToys Decapitator、Massey Tape Head、McDSP Futzbox、以及各种吉他放大器的模拟插件,像 McDSP Chrome Amp 和 Waves GTR。”

工作方式

我们决定在最后,让专家们以自己多年的经验来总结今天的谈话。Steve Levine,做过各种风格的音乐,概括了他的工作经验:“找对情绪非常重要。无论什么风格,有了对的情绪,混音就会顺风顺水;如果没有,最好就停下来,做点别的。我的大部分混音都在八小时内完成的,但我会把工程进行划分。如果在家里混音,我会在认为达到90分的时候去睡觉,在第二天清晨再做最后调试。”

Steve Mac 解释了自己发生戏剧性改变的经历:“以前总是过度地工作!这样会让作品失去控制。有时候,退一步重新监听作品,真的是不错的办法。现在我将混音放一个夜晚,早上起来再做修改。结果真的太不一样了。”

Sigma 有一个坏习惯,现在正准备改掉:“把混音弄得太复杂、加入太多元素、这是我们的一个大问题。有时候,你被困住时才会开始思考:好像音乐有点容不下更多东西了。其实,现实中,简单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