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S专访:Dada Life电音组合

/ 阅读:187
作者: 叉烧访谈

来自瑞典的电音组合,以凶猛的现场著称,由 Olle Corneer 与 Stefan Engblom 组成,两人是失真效果、厚重锯齿波、和香蕉的忠实爱好者。他们不喜欢过长的混音。S2S为你带来他们的诚恳访谈。  

你在处理总线上有什么建议?保持干净还是做极端的失真?

这要看我处理的是什么音乐了。不过大多数时候,你知道,我们喜欢用力挤压混音总线。我们喜欢数字失真。不光是数字失真,我们喜欢各式各样的失真! 

有什么音乐上的小忌讳吗?

有的。很多混音都太长了。我不理解为什么人们喜欢做8分钟长的音乐,而DJ实际只会播放4分半的音乐。我会花很多时间来修剪我收到的音乐。我希望制作人可以把他们的原始音乐做到4分半的长度。

你主要使用模拟还是数字合成音源?你认为模拟真的会很不一样吗?

除了录制人声使用的Universal Audio LA-610,其它的都是数字的。我们很多声音都不是来自全模拟的录音棚。我们失真用得很厉害,以致于任何音量或动态上的细微改变就会改变到整个声音。我们需要进行完全地控制,并且保持一致性——每一次都是同样的声音。这就意味着需要数字化。

最难创造的音色是什么?

那种听起来简单,但却厚重,能震垮整个舞池的声音。比如,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个锯齿波,但有的制作人把锯齿波做得很厚重。在数字世界里,简单的锯齿波有很多的变化。最难的就是把最基本的声音做得很出彩!

好的曲子最关键的组成部分是什么?不时的停顿?制作风格?还是Bassline?

我认为是歌曲背后的想法,以及接下来将会出现的东西。我们希望听众能直接进入到歌曲里。而在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知道这首歌大概是什么样的时候。嘣!我们扔进去一些让他们觉得震惊的东西,这样他们就会听得更加仔细了。

你平常是怎么制作一首曲子的?你是从节奏开始,然后一直这样做起来的吗? 

每一首曲子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们会采样叉子掉地的声音来做预热,围绕这一个小的声音开始创作,到最后再把这个声音去掉。最主要的就是让你的创意发挥出来,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管是先做一段厚重的底鼓还是喝一罐红牛。

对于监听有什么建议吗?小声还是大声?你会倾向于平滑,标准的音箱和耳机还是大的,厚实的?

我们会用各种音量进行监听。当我们在创作的时候,通常会很小声。但是当我们开始制作和混音的时候,音量就会提升很多!

你觉得把音乐拿去做商业的母带很重要吗?你可以自己有效地完成吗?有什么工具可以推荐吗?

对我们来说不是很重要。当我们把曲子发去做母带时,通常会提供另一个自己做的版本。这样母带工程师就会知道我们想要的感觉。如果工程师做出来的母带版本比我们的好,那我们就使用他的。否则,我们会坚持自己的。

你觉得作为制作人,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每天从九点工作到五点,并且吃很多香蕉!

有什么建议给那些充满抱负的制作人吗?

不要想把所有新的软件合成器,小玩意和控制都占为己有。相反,掌握一两个不错的合成器,深入地了解和学习它。当你被那些新的工具搞得心神不定时,很容易就失去了创造力。

  视频一枚: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E4NDUzNTY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