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烧 Beta

音乐极客 Richie Hawtin 演出 Set Up 完全剖析

威威 -
作为一位成功的电子音乐人,Richie Hawtin 在商业和音乐科技上都相当成功,甚至推出了自己设计的 DJ 混音台 Model 1。 但别忘记了 Richie Hawtin 在音乐上的见树,大哥虽然忙但是现场可以点也不含糊。其 DJ + Live Set 的表演一直为人所称道,而大神刚好在最近接受了采访,并录制了一段视频详细的讲解了自己的演出 Set Up:   设备清单: 2x Allen & Heath Xone:K2  PlayDifferently Model 1 Mixer Ableton Push Antelope Orion 32+ 踏板(用于控制 Ableton Delay 效果器)   Richie Hawtin 的演出不是单纯的放歌模式,也不完全是 Live Set,而是一种 DJ + Live Set 的混合模式。按照大神自己的说法就是,他喜欢把把歌曲的不同元素拿出来组合成一段更有趣的声音。Traktor 上跑着三个轨道,其中一个为主轨道,用来播放主歌曲,另外两个轨道一般用截取一些打击乐器和旋律,当然这也是 Model 1 混音台的设计理念。 “ 我的 Set Up 是在当前技术环境下最适合我的配备。现在的设备五花八门,神马屏幕、菜单啥的,这很容易就让人迷失。” 除了从歌曲中抓取需要的元素,Richie Hawtin 大神还有一台当做音序器的 Push 和一台合成器,可以用来加入即兴的节奏片段和更加浑厚的旋律用于过度衔接。为了更好地控制这些声音,大神使用了两台带声卡的 Allen & Heath Xone K2 控制器完成了 Set Up。   “ 作为演出 Set Up, 你必须一眼就知道这个推子是控制哪个功能。”
INTERVIEWS 访谈

在传新的 Maschine Jam 发布会上,我们与 NI 的销售总监聊了聊

威威 -
Maschine Jam 的发布已经有些时日了,但昨天却是中国玩家对这款新产品的第一次接触。一年一度的 Native Instrument 中国发布会在 DMT 如期到来,作为 “阔别已久” 的 Maschine 新品,大家的焦点自然是这台 Maschine Jam。   此次发布会主要由于思源和温德军两位老师为大家进行讲解,于老师更带来了一段精彩的现场表演,而温老师更是有问必答。 既然是 Native Instrument 的新品发布会,登场的可不能只有 Maschine Jam。Native Instrument 今年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新品就是 Komplete 11,也是在场所有电子音乐人比较关心的产品。Komplete 11 由传新技术顾问沈立嘉老师进行讲解,尤其对 Koplete 11 中新加入的 Flesh 合成引擎进行了细致说明。   没有机会到现场的小伙伴们也不用沮丧,如果你想了解这两个产品,可以看看我们网站之前的新闻: Maschine Jam  Komplete Flesh   这次虽然是 Native Instrument 的新品发布会,现场来的可都是帝都的优秀电子音乐人,所以自然也就沦为了电子音乐人聚会....... 不过看来传新公司已经料到事态的发展,早就准备好了场地,所以在紧凑的发布会过后大家自动进入了 “茶话会” 模式..... 说来也是运气好,小编在茶话会上逮到了 Native Instrument 总部的销售总监。话说这家德国公司特地派了大神过来视察,怎么不趁此机会跟他们聊聊产品呢。   小编:我们都知道 Maschine 才是这套系统的核心,那么请问 Maschine Jam 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NI :Maschine Jam 是为了更好的配合 Maschine 而存在的,8 x 8 按钮可以让你完全抛开电脑屏幕。尤其在现场演出时 Maschine Jam 尤其重要,你知道很多音乐人在演出时盯着屏幕看的情况,Maschine Jam 则可以帮助 Maschine 用户摆脱这一点。 Maschine 是一套由软件和硬件共同组成的音乐制作系统,Maschine Jam 的存在是为了更好的满足硬件对于软件的控制需求。有原来的 Maschine 上,有些操作不是那么方便,或者需要组合键甚至二级操作才能达成。而 Maschine Jam 却能够这些功能变得 “触手可得”,进一步加速了 Maschine 的工作流程,同时带来了一些 Maschine 没有的功能。   小编:我觉得 Maschine Jam 中的步进音序器和触摸控制器是非常棒的新功能,那么如果我在 Maschine 中使用第三方插件也能适用么?以及其他宿主? NI:Maschine Jam 是为 Maschine 软件而设计的控制器,所有的功能来自于软件,简单来说 Maschine 就是 MIDI 控制器。对于 Native Instrument 自家的音源和支持 NKS 的第三方插件来说,Maschine Jam 的功能都可以 “手到擒来”。如果是第三方插件,可能就需要用到 MIDI 映射的功能了,第三方宿主也是如此,没有什么是不能 Map 的。   小编:Maschine Jam 的到来似乎让 Maschine 更加适合做 Live Set 了?话说你们刚刚在 Traktor 中加入了步进器,而本身 Traktor 中就有很多 Live Set 的元素,那么这两个系统会不会有所冲突? NI:其实 Traktor 和 Maschine 是独立的两个开发团队,共用一个平台,这其实去年的决定。不过两个系统的整合肯定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会加大整合的力度。   小编:作为一家以软件为驱动力的公司,Native Instrument 接下来是否还有新硬件产品的上市计划?像是 Maschine 3 ?话说很多小伙伴都想要一个内置声卡的 Maschine,就像 MPC 那样。 NI:硬件方面目前还没有很明确的计划,毕竟现在的 Maschine + Komplete 已经是很完整的创作系统了。NI 接下来的工作重心会放在软件上,硬件已经准备好了,作为核心的软件应该要有更好的功能。可以说在接下来的 12 个月中 Maschine 就会开始陆续的更新,在 24 个月内会有比较大的更新。 你说的这个想法很有意思,其实我们内部已经有讨论了,我们知道有些玩家就想要 “All In One” 的设备,插上 USB 即是所有。但我们也知道有另一半玩家却想要保持设备的灵活性,以及相对低的价格。如果你已经有了声卡你还会再想买个带声卡的 Maschine 么?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两类人群大概是一半一半。而 Native Instrument 的宗旨一直是为音乐人提供更好用且更负担得起的设备,所有的想法都会建立于这个基础之上。   通过这次叉烧与 NI 的对话,相信能够解决很多 Maschine 中国用户的疑惑,Maschine 3 的留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我们可以知道的是,Maschine Jam 已经足够酷炫,然而在为阿里 24 个月内还有更多新功能在等着它。  
INTERVIEWS 访谈

SSL L300 提升诺斯赛德基督教堂的声音标准

DMT传新科技 -
“得益于SSL Live提供给我们的所有功能,我们正在继续成长探索我们所能做的工作。” 诺斯赛德基督教堂的泰德·罗伯茨与新的SSL L300现场调音台 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新奥尔巴尼市 - 诺斯赛德基督教堂最近在他们的技术基础设施升级项目中购买了一台SSL L300调音台。 诺斯赛德基督教堂于1970年成立于一个小地下室,后来不断壮大,现在每周能够为5000人提供服务。Ted W. Roberts是该教堂的管理人,依靠他自己独有的管理方式和他在顶级的现场声音制作及巡演中的经验他为教堂提供了很好的技术基础设施的监督管理。最近,罗伯茨为大家介绍了这张新的调音台:“当你与一两个主要部门负责人一起工作而其他人都是志愿者时你会感觉到非常不一样,”罗伯茨说。“你必须为他们建立成功的信心。如果你不为他们提供合适的工具,志愿者们总会感觉力不从心从而不能享受这份工作。” 五年前当罗伯茨来到诺斯赛德基督教堂时这里已经有一张数字调音台,但是由于用户界面的问题已经几乎闲置,“他们几乎不去触碰这张台子,”他解释说。“没有任何人能有效的利用起这张调音台,因为它总是出问题,所以大家都不再碰它了,它已经成为一个摆设。”很明显,改变是必须的了。“控制台已经老了,”罗伯茨说到。“是时候更新换代了。” 从一开始的决策过程中,教会和志愿者就是计划里重要的一部分:“对于一个教堂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当你考虑一张顶级的调音台的时候你不得不把它当做一个投资行为去考虑 - 它影响我们每周将要做的所有事情,因此它必须是可靠的、在将来要拥有足够的升级扩展空间,它必须满足我们的需求。“ 产品的售后服务也是我们在选择调音台时很看重的一点:“因此我们很快排除了一些产品,”罗伯茨指出。“......因为他们的售后服务水平不能达到我们的要求 - 无论是本地供应商还是制造商。我们与当地的供应商的关系非常好,这是一家音频设计厂商(位于美国的杰斐逊维尔),我们想要确认无论我们最终选择了哪张调音台他们都可以为我们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当然厂家也要有同样力度的售后服务。“ 在决策过程中,罗伯茨跑去教堂观众席去做音质测试。 “简直是天壤之别,”他说。 “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见证伟大的时刻。我们的整个团队都站在那里感叹‘哇’!” 在诺斯赛德教堂的日常服务中通常会有一个完整的乐队和人声配合。而L300很好的兼顾了FOH和Aviom耳内监听工作。“每个周末我们基本固定使用56个通路,这包括了输入和输出,”罗伯茨说。“除此以外,我们还要兼顾一些特殊的更大型的活动,像圣诞节活动就会有大型的唱诗班,还有我们的高级牧师的任何想法!” “这张调音台非常伟大的一点是它相当的灵活。志愿者们已经完全喜欢上了它,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它的直观,一旦你了解了它的布局和操作流程,你就很容易通过你自己习惯的方式得到你想要的......触摸屏非常棒......非常容易理解。你想要找的一切都可以轻松地在屏幕上得到!” 展望未来,诺斯赛德基督教堂正在寻找一个新的PA系统去和L300搭配。“这张调音台已经满足了我们想要的一切”罗伯茨说。“得益于SSL Live提供给我们的所有功能,我们正在继续成长探索我们所能做的工作。”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SSL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INTERVIEWS 访谈

《国家音乐产业报告》采访叉烧飞飞

叉烧日报 -
时间:2016年6月26日 机构:《国家音乐产业报告》音响板块(下称“音”) 对象:叉烧网创始人/主编飞飞 背景: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制造业陷入困境,国家主导转型文化产业。通过20年的发展,文化产业在韩国 GDP 的比重已超过 15%,并且向世界输出韩国价值观,成就了鸟叔、EXO、少女时代等国际偶像。现在中国希望向韩国学习,陆续出台多项相关政策扶持音乐与文化产业。 --- 音:叉烧网最近做了一期智能音箱的博客,从数据上看蓝牙、智能硬件、USB 话筒的兴起有没有对专业设备的销量造成影响呢? 飞:个别知名专业品牌推出的 USB 话筒,例如 Rode NT-USB,销量已经能和该品牌的热销专业电容话筒持平,例如 Rode NT1。但总体而言,USB 话筒的型号数量仅占到主流专业话筒市场的不到 1/10。从音质上考虑,USB 话筒已接近同价位电容话筒,只是传统话筒要连接很多设备,会产生一种难以替代的“仪式感”。 蓝牙音箱主流还是单声道,立体声方案还未形成成熟的行业标准,所以在功能上,蓝牙音箱还是偏向于普通娱乐与家用。而且,由于电池容量与功放芯片的限制,主流蓝牙音箱局限在 5寸以内,声场和声压都有限制。   音:叉烧便利店与叉烧网是什么关系? 飞:是两个独立核算的公司,共同形成一个迷你集团,两者互享集团的资源,例如设计师和财务,我们还在开展两块新业务,也有机会独立出来,就像宗毅《裂变式创业》所说,有能力的员工在公司内部创业,保持整个集体的活力。 无论网站还是电商,盈利只是过程,最终目标是得到数据,就像马云最近说的,“做淘宝的目的不是为了卖货,而是获得零售业和制造业的数据”。我们做了很久的网站发现,市场上最准确的数据不是网站的点击量与评论,这部分叫做“用手投票”;但最准确的数据来自“用脚投票”(或者说“用钱投票”),这是用户真正的决定,有了叉烧便利店我们才能最真实地知道这个行业正在发生什么、往哪个方向发展,这对于我们做内容非常重要。   音:去年的销量有什么变化? 飞: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是,简单的工作会被电脑、智能设备、机器人取代,人们会被迫投入到机器人无法代替的工作,例如文化和创意产业,它们的工作机都会更长久,电影和音乐市场大了,对乐器/音频市场都是利好。 目前广义乐器行业全球的增长率是每年 3%,中国从 2015 年开始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乐器市场,年增长率大概 8%(NAMM 乐器贸易组织统计)。叉烧便利店在 1-6月份的销量大概在600万,比去年上半年增长大概 19%,规模大了增速也有所放缓。 电商最现实的趋势是高端化,店里监听音箱的平均成交价从三年前的 1000 多变成现在的 3000 多,前两月还出了一对近 10 万的监听,以前这么贵的音箱都是在实体店成交的,现在人们对网购越来越放心、物流服务也越来越好。欧美也有这个趋势,高端专业音频电商 VintageKing 只花了一年就从全美 No.68 位冲到了 No.12,去年应该进入 TOP10 了。   音:淘宝的打假活动对音频电商会不会有影响? 飞:中国所有行业多年来一直处于低水平竞争,因为水货和假货不断消耗正规企业的精力,就像“正规军”遇到“游击队”,游击队数量众多,没有什么成本,一个人就能开店,相互把价格压得越来越低,最后大家都不赚钱、都不研究产品、都不做服务。 在欧美无论哪个电商平台,价格都基本一样,只要行业规矩,更多的资源就会往好的平台集中,形成重力场并吸引更多资源,正规的企业越来越好。因此美国、欧洲、日本都有乐器巨头,但中国没有,只有小游击队和大游击队,小流氓和大流氓,像京东这么大的电商巨头,还要购买“叉烧网”的百度关键词,但情况正在开始改变。 国家今年还出台了有关海淘的政策,个人走水货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整体来看,行业一定会更加规范,水货、假货、价格战以后会越来越困难。   音:除了淘宝,还有其他销售方式吗? 飞:想尝试一下“微商”但还在观望。销售实际上是陌生人的联系,这涉及到信用系统的搭建,也是阿里最擅长的,而腾讯和微信擅长做熟人和朋友的联系,这在国内很难实现销售,谈钱伤感情,所以微商主要在卖面膜或者卖书,没有形成成熟的购买习惯。   音:叉烧的优势与亮点有哪些? 飞:90年代以前的商业逻辑是“产能为王”,产量大就能垄断市场;90年代是“渠道为王”,沃尔玛、亚马逊和 7-11 这些巨型渠道除了可以向上压价,还能推出自有品牌;但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逻辑是“内容为王”,产品已经饱和的时代,哪个产品更适合你?这就需要“过滤器”,就像《罗辑思维》对自己的描述一样。 叉烧网是做内容起家,前两年有了渠道,有了内容和渠道反馈的数据,我们基本能准确掌握市场的动向,我个人最大的兴趣是研究产品,我们去年推出了 exound 品牌的防喷罩,以后还会推出一些更有创意的附件,很多专业厂商觉得附件没有什么潜力,很少投入精力,意味着这里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   音:叉烧网的评测与销量在数据上有何体现? 飞:前两月和某乐器代理巨头聊天,他们有个困惑:所代理的某些产品在国内刚火起来,国外就停产了。正如上文所说,低水平竞争导致总代理和零售商都不做推广和培训,靠民间自发推广就需要两三年,这么长的时间,产品在国外的生命周期已经过了。 叉烧网的评测不光是“评”和“测”,还有教程和详尽的图片,这是国内专业市场的不成熟决定的,比国外媒体的评测复杂得多,对于全英文的专业产品而言,这肯定比没有评测要好,其实只要内容到位,国内的消费者很愿意为新产品埋单,就像 iPhone 和 Macbook,但我们评测的成功率不是 100%,大概在 1/3 左右。   音:智能设备在音频市场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飞:当人们都在谈论“智能”的时候,说明还没有真正的智能,就像前几年电视行业都在炒“4K”的概念,实际上是“插值2K”的假 4K,除了 Amazon Echo,现在的所谓的“智能音箱”并不能实现人机互动、也没有大数据分析,只是可以联网,并利用网络的资源,例如我们评测的智能吉他,可以利用他们海量的乐谱资源。 智能只是一个概念,现在大部分厂商只是在做 IoT 这种“网络乐器”或“网络音频设备”。   音:国产音响品牌您怎么看? 飞:说回刚才提到的三个商业逻辑:产能、渠道、内容。我们看巴黎时装周,这些时装不用大规模量产、也不走大渠道铺货,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全服装行业的精英聚集在此,借鉴或抄袭这些设计。产品好不是产能高、或渠道宽,而是女神们和大师们都说好。 中国现在有全球最高的产能、全球最大的渠道/零售商、但没有设计的突破、没有好的内容、没有意见领袖,因此在乐器、音频、音响圈都没有话语权。   音:音响/音频硬件行业,在国家产业链中处在一个怎样的地位? 飞:想要改变人的想法,最自然的方法是改变人的环境,比如不想让大家随地吐痰扔垃圾,可以把环境弄得漂亮一点,多设一些垃圾桶。要想发展产业也要有一定的基础设施,就像发展汽车产业得先有公路,要想发展音乐产业也要先有硬件。大家有了话筒、有键盘和其他硬件,才可以谈论一下文化创作,这是先决条件。 国家既不能做产品,也不能做内容,除非战争,但是可以做投资,这决定了产业的方向。之前国内有欧美没有的“工程市场”,满足政府采购的需要,这导致了市场的扭曲,现在政府大力反腐、提倡节俭,导致工程骤减,这会剩下一批真正有实力做系统的工程商,例如传新科技,大部分的资金和需求会回归正常的零售市场。   音:公司更希望高校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才? 飞:技能可以在工作中获得,并且快速调整,就像一个网站的“前端功能”,而性格和世界观由家庭培养,相当于网站的底层代码,这比技能更重要。现在的80后、90后、00后是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代独生子女,非常自我,假如你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从小就会非常考虑他/她们的感受,而社会的发展趋势是从熟人圈子变成陌生人高度协作的体系,考虑他人感受、体会他人难处是最基本的出发点。 学校的目的应该是培养人的兴趣,我在音乐学院做讲师时总结了一点:“教不会,学才会”,单向地把音乐技能“教”给学生没用,他们不想学,但假如学生有兴趣,自己会想方设法去学,例如学校不用教男生打游戏、不用教女生用手机和美图秀秀。 高校的培训二十年前就落后于市场,现在的差距更大,毕业之后发现市场上最火的主播、微信公众号运营、虚拟现实或增强现实,都是学校不教的。所以学生在校期间一定要学会发现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现在社会变化太快,你可能两三个月就要学会一项新技能,人生醒着的时间有 90%都在工作,但你无法每时每刻都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要学会喜欢自己干的事情,干一行爱一行,而不是爱一行干一行,否则 90%的时间都不开心。 ---
INTERVIEWS 访谈

“神秘博士”的混音师DeianLlyr Humphreys

DMT传新科技 -
我叫DeianLlyr Humphreys,是制作混音师,专长电视剧和电影。我在专业广播声音制作方面有着22年的经验,曾经做过录音师,声音主管以及配音混音师。 我很幸运地从工作过的多种节目类型里汲取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包括现场杂志秀、户外广播、以及作为一个纪录片录音师周游世界。这些不同的流派和环境教会了我如何在不同的情况下怎样使用不同的技术---要用什么话筒、如果安装话筒、话筒听上去应该是怎样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得出最佳的效果。 我的电视制作生涯 开始 我在大学获得音乐表演的学位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通过一位朋友的父亲介绍的,职位是南威尔士的录音师。Alan Jones要为一部医院剧集找一个录音杆的操作员,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我非常渴望学习,而幸运的是Alan是一位优秀的老师。 我也是在这里学会如何听音的---没有东西可以替代你自己拿着一支话筒并聆听因为位置的不同,话筒的声音听上去如何的不同。 学会聆听 之后我到一个专们制作杂志秀的录音棚任职声音助理。在这里我在更大的范围内接受了难能可贵的培训。我学会了如何将话筒固定在人、乐器或所有其它可能发出噪声的物体上、学会了如何使用PSC工具,以及作为录音师应该要学会如何放手。 我也是在这里学会如何听音的---没有东西可以替代你自己拿着一支话筒并聆听因为位置的不同,话筒的声音听上去如何的不同。我相信作为一名录音师,花时间去学习如何“放置”话筒是十分必要的,无论是吊杆话筒还是领夹式话筒。要找到话筒藏在艺术家衣服的最佳位置需要时间、实践和耐心。 我开始做笔记,记下不同设备的不同品质---话筒、调音台和耳机。有机会使用不同的设备对我而言意味着当要购买时我可以并选择自己偏好的产品。 为“神秘博士”工作 来到今天,我已经为“神秘博士”做了三季的录音师。我很幸运有Tam Shoring和Chris Goding为我担任吊杆操作员。我们被委托要拾取尽可能清晰的对白。但像这样的科幻故事片,说比做要容易得多!” 我们将不同的地点和基于Cardiff的录音棚工作结合起来。从一季到另一季,作为技术团队我们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星球,还有大批的怪物。骑摩托车穿过伦敦、悬在直升飞机上、跑过狭窄的隧道、在黏液里游泳、比剑或站在活火山口上,我要确保设备符合所有“神秘博士”的场景。 活在电视制作的日子 我的理念 我的理念是作为录音师要试着为每一个镜头都获得有用的音频。这是一个使用两台摄影机的节目,所有的表演者都会使用无线话筒---加上RycoteStickies和undercovers或overcovers。 没有比这更简单、更有效的方法来放置领夹式话筒---请相信我,这么多年来我试遍了所有不同的技术。这能让你有条不紊很快地得出想要的结果。对我来说,Overcover既提供了风声保护还消除了衣服的沙沙声。天知道在它们出现之前我们是怎么做的!即使是广角,我也会使用无线话筒创建一段混音用作编辑。 因此声音干净的领夹式话筒是至关重要的---而这只需使用RoycoteStickies和Overcovers。如果角度窄一些,所有对白我们都会使用录音渔杆,对所有没“打勾”或被强大的噪声破坏的台词进行录音。而且,因为这是一个科幻片,我们通常都要听由特效部的摆布,要没完没了地跟踪那些其实没必要开动的烟机或是控制手柄实在很累人。 没有人会等待 从一开始,当我买设备的时候就从来没为如何安装吊杆话筒而犯愁过,因为我一直对Rycote的产品印象深刻。用来托住一只极为灵敏的话筒的设备一定要非常安静,这正是Rycote产品的特色所在。它的模块化产品既稳固又耐用,不单能保证一支价值£3,500的话筒安全,还能防护各种恶劣的天气,尤其是狂风暴雨。只要保养得当,多年以后Rycote的产品看上去还是像新的一样。作为该领域的领头羊,Rycote无疑是我的选择。 没有人会等声音部门。作为一个团队,我们知道如果要变一些什么东西,我们动作一定要快。无论是拧无线话筒、加多一支话筒杆或放毛毯。你要清楚地知道你要做什么,并快速完成---先于其它人一步。把其它设备随时带在身上也很重要,因为即使是要跑到附近的车上去取,所花的时间也太多了。 好的关系 依我的经验,我从制作中得益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和后期声音制作保持良好的关系。在开始工作前,我通常会和对白剪辑师以及ADR录音师见面。这样我就知道他们想要怎样的音频和元数据。当他们收到我录的音频时就不会太过意外。 由于“神秘博士”是一个相对长的工作(通常要九个月),我可以邀请对白剪辑师DarranClement和ADR录音师MatthewCox看看设备是怎样的,让他们看到我们正在做什么和面对的是什么。这通常都让他们大开眼界,除此之外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讲述或提出在工作流程里面需要更改什么东西。我一直强调如果他们需要任何和声音有关的东西一定要让我知道。让他们觉得高兴是我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 我的工作其实很容易。Tam和Chris的工作才辛苦。既要和各方面搞好关系,又要拾取声音。一起看过彩排后,Tam会机灵地做出一个话筒杆放置的计划。Chris会细致地将无线话筒放到演员身上---有时我会要求他调整话筒的方向。Tam和Chris之后就会用话筒杆录制尽量多的对白。 我有一个宗旨是将所有的后期对白录音都录下来,让剪辑师的获得尽量多的选择。和Darran(对白剪辑师)讨论过后,发现他经常从后期对白录音里“偷”一个字或一个字的一部分,因为它原始的音可能被脚步声破坏了。这对录音师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工具。如果录音杆不能完成特定的后期对白录音,我通常使用无线话筒填补空白。我很感激小时候上的钢琴课----当我有8个推子要推时还总算能应付得了。 我的工具包里有什么? 1.Malcolm Davies滑轮车 2.Sound Devices 788T 录音机带CL-8和CL-9推子模块 3.Schoeps话筒 –2 x Super CMITs, 2 x CMC6xt 加 MK41话筒头, 还有2 x CCM41Lg 短枪式话筒 4.Rycote模块式Lyre系统,带花篮和防风罩 5.Audio Limited 2040系列无线话筒(8发射机)带不同的RK3和RK6机柜。我通常接入Sanken 11s, DPA 4071s和DaCappo 04话筒   要诀及技巧:  1.带上毛毯。很多好的对白经常被脚步声破坏了。 2.和越多技术团队里的人保持良好关系越好。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要找谁帮个忙。 录下所有的后期对白 3.带上巧克力。没有东西能像它一样可以说服导演不要同时用宽角度和窄镜头来拍摄。 4.看好所有设备,一有损坏,马上维修 5.永远买那些最好的设备。最后它们肯定都物有所值。 6.耳机一定要好。你一天有10小时要戴着它们。 7.你的团队---一定要仔细挑选。他们不单工作上要出色,还要是你喜欢和他们呆在一起,而且其它的演员和技术人员都喜欢和尊敬的人才行。 8.和你的后期声音制作部门搞好关系 9.记得一定要常备好咖啡在身上,确保你的团队随时能喝上一杯上好的美式咖啡。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Rycote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INTERVIEWS 访谈

给国内电子音乐人上的一课:Howie Lee 如何把中国电子音乐现场带入另一个层次。

Hotwill -
Howie Lee,北京低音的代表性人物,也是中国少数真正走出国门的电子音乐人, 曾在著名低音大厂 All Trap Music 和 Trapdoor 发行过单曲。 虽然作品很多,但 Howie Lee 在去年才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木屮山出》,并且与他的厂牌 Do Hits 重新定义了中国式的低音音乐,在 2016 年春季 Howie Lee 开启了巡演模式,拖着自己的好哥们扫荡了好几个城市,而且 Howie Lee 可是全程开启 Live Set 模式。 很多乐迷多多少少都知道 Howie Lee 作为一名成功的 DJ 活跃于北京的地下电子音乐场景当中,但这次巡演 Howie Lee 找来了鼓手张扬一起演出。也许会有很多小伙伴搞不清楚 Live Set 和一般的 DJ 演出,也就是 DJ Set 的区别,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看贝爷在知乎上的科普:一场电子音乐演出,到底是称作「DJ Set」还是「Live Set」呢? 但如果你实在很不想上知乎,那么 Live Set 简单来说就是: 「Live Set」的意思并非是简单的「现场」的意思。我们一般把音乐人使用电子设备在现场重新演绎自己的作品(或改编他人作品)的演出形式叫做「Live Set」。也就是说,只有音乐制作人才有能力演「Live Set」。 我们从 Howie Lee 的演出设备就能看出端倪,通常的 DJ Set 装备都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而 Howie Lee 的演出行头是这样的: 内置声卡的 MIDI 控制器(Xone K2)+ MIDI 键盘,软件为 Ableton Live,再加上鼓手张扬的实鼓和 Sampler,相信没有 DJ 会用这样的设备来放歌,很明显这对组合是想在现场真枪实弹的演奏一番。 显然 Howie Lee 这演出阵势在国内电子音乐现场中并不多见,你也许可以在夹杂着些许电子元素的 “电子乐队” ,以及以创作著称的电子音乐人例如 Soulspeak、MHP、3asic 等等的现场找到 Live Set 的身影,但除此之外大部分电子音乐人和 DJ 都会选择以 DJ Set 的形式来进行演出,也就是放歌。伴随着搓碟这门手艺越来越没落,现在 DJ Set 的观赏性也许之只混音技术和 DJ 的表演性。当然放歌也是门深厚的学问,DJ 本身的功能和目的也就是为舞客而服务,但如此一层不变的现场除了有可能会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外,还有一个问题:如今科技的发展,已经让放歌这件事情越来越简单了,拜 Sync 按钮所赐一位音乐爱好者在一个星期内掌握放歌技巧不是没有可能(然而笔者并没有觉得 Sync 有什么不好),加上专业的宣传、包装甚至所谓的 “套曲”,变身 “DJ” 是分分钟的事情,那么那些在卧室里辛苦耕耘的电子制作人要如何将自己区隔?也许你花了很长的时间只做了一张专辑才获得演出机会,但跟你同场的哥们靠着关系和人脉就排在了你后面放,相信你心里肯定会有些想法。 虽然好的 DJ 不一定会制作,好的制作人也不一定就是好 DJ,但 Howie Lee 显然采取了一种不同的表演方式:    如此牛逼的现场,背后一定不会没有故事,所以我们找来 Howie Lee 聊了聊:   A: 巡演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特别牛逼的事情? H: 我觉得都挺牛逼的,更牛逼的都不能告诉你(笑)。   A: 是什么样的原因会让你想把 Mike Gao 和 Nehzuil 带到中国演出? H: 都朋友呗。找谁都是找,不如找些中国人。   A: 很多人都觉得 Dohits 很特别,呢么厂牌在对音乐人和音乐的选择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 H: 我们想做在中国更容易被理解的音乐。有些音乐好,但中国的听众不一定听得懂,因为跟他没关系, 再好都是别人的事。因为音乐是很主观的,它是一种文化,所以我就觉得,你可能不理解其中的很多东西,但一定有一些跟你有关系的东西。总的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A: 你的音乐也是带着很强烈的个人风格,那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呢? H: 14 年之后,从英国回到中国之后。   A: 有没有什么秘密武器跟我们透露一下?比如最喜欢的插件或者设备? H: 你如果看到我的工作室的话, 你肯定会 :“ 卧槽!”。 所有人来我工作室都惊了,  说:“ 你丫什么都没有呀?” 我说:“ 什么都没有 。” A: 可是我看您以前的采访貌似有挺多设备的呀? H: 以前我有,现在什么都没了。我用的那几个插件, Massive, 每个人都有,Alchemy ,我就用这么多,还有 Ableton ,That’s it.  我觉得我不用那么多东西, 就一个音箱就够了。   D: 中国貌似很少有电子音乐人会采用 Live Set 做现场,那么你为什么会想演 Live Set 呢? H: 因为 Live Set 牛逼,所以我必须得演 Live Set,  把其他 “DJ” 都给震了。我对中国,尤其北京的音乐圈是真烦了,我再也不想把我的名字和那些傻逼 DJ 弄在一起了。很多中国的 DJ  都宣称自己被请去国外演出,其实都是动用关系自己出去混了下,都是扯淡。因为没有人建立一个行业标准,我就是想建立一个行业标准。这次演出的唯一目的就是给中国音乐圈抽一大嘴巴,告诉大家什么叫做高水平演出,这跟 Live Set 不 Live Set 没关系。如果谁能够拿出这样的水,那我肯定服;做不到,那就别废话。   D: 有没有比较欣赏的中国或亚洲电子制作人? H:Jason Hou 。今年在 Dohits 发的专辑或是 EP,还没决定,但我觉得 100% 会在 UK 火。   D: 能否透露下 2016 年你个人和 Dohits 有没有什么计划? H: 我个人就是做新的现场,新的视觉。 Do Hit 的话,你觉得 Dohit 去年还行的话,那今年就真的是 100% 走起了。下个月我在 Boiler Room 有个演出, 我们 Dohits 跟 Boiler Room 会有直接的合作关系,以后新歌会给他们直接首发 。然后今年应该也会登陆很难进去的 Bleep.com 。 总之今年我们就是做更高级的音乐,把其他人全都甩在后头。就是这么简单。   Live Set 不是电子制作人建立 Label 的唯一方式,但确实是比较可行的方式,因为 Live Set 需要相当的制作技巧和演奏技巧,所以也 “只有音乐制作人才有能力演「Live Set」”。国外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电子音乐人选择采用 Live Set 来演出,尤其在各大音乐节,比如知名的 Keys N Krates 和 Disclosure 、Mashd N Kutcher 等等都混合了电子乐器和原生乐器来进行 Live Set。 Howie Lee 的此次巡演为我们上了一课:国内的电子音乐人也能够拥有不输于国外的高质量电子音乐现场。如果你想要了解我的意思,并且还没见识过 Howie Lee 的现场,那么 30 号的 Boiler Room 中国场将会是最好的机会。即使你不在北京,也能通过乐视观看直播,请搜索 dART创艺电音 公众号了解详情。     *部分图片来自:@槑槑槑_H(微博)
INTERVIEWS 访谈

喂,警察叔叔,就是这个大胖子,他偷了我的耳朵

DMT传新科技 -
在2013年,当Universal Audio 最后采访完Mick Guzauski时,他刚刚从Daft Punk的混音工程专辑“ Random Access Memories”中获得巨大成功。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纪录是Mick Guzauski获得的最佳白金唱片之一,这个纪录已经保持了三十多年,并且这个纪录还包括了从Prince,Barbara Streisand的混音工程专辑到Eric Clapton的混音工程专辑,然而这还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Guzauski的混音技术的能量不仅仅让他在一个变化无常、非常重视结果为基础的行业中成为一个传奇,而且这也让他获得了12个格莱美大奖。 在这里,Guzauski将讲述对于年轻的混音工程师来说,要时刻记住学习技能的重要性是什么,还有一些他在他最爱的UAD 插件上的小贴士,与大家一起分享。 当你开始进入录音室工作时,你是做混合现场音的工作,这对你日后成为一名混音师有没有什么影响? 当然会有一些影响了。我过去制作了许多关于管弦乐的声音,并且尝试着通过一个大的PA系统去临摹和监听那些乐器发出的真实声音,这教会我许多东西:怎样做到声音的平衡,还有这些乐器发出的真实声音到底是怎样的。 如何提高他们的技能以更好的识别音色的混音? 为了充分了解混音,有一种方法就是:从一开始就参与一个项目,不仅仅是混音这一部分,而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参与制作一个完整的项目,从开始到结束,也就是从移动麦克风和录音直到最终混音。 如果你知道记录事物的正确方法是怎样的,并且也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么你将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混音师。你一定要亲自进到一个房间里去认真而耐心地听辨鼓声和吉他发出的真实声音是怎样的,一定不能隔着什么东西去听。 你前段时间在Universal Audio的610号录音室为Big Data录音和混音一首歌曲,你能描述一下这整个的过程吗? 好的,没问题。那是一个为期三天的项目(session),让我去创作并录音一首名为“New Body"的新歌。Big Data在UA的录音室里提前了好几天就完成了唱片的制作。那时,他基本上只用了一个吸引观众的音乐片段并且用Ableton Live合成的伴奏来编歌曲。他被列进了一组非常有才华的音乐家和歌手的行列,像Lizy Ryan这类音乐家。所以当我们进行到哪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写那一部分的编曲了,并且我在录这首歌的时候使用到三排Apollo 8p录进了Pro Tools。这几天,我几乎只做了混音。所以,基本上从早期创作阶段,到整个的录音过程,到对整首歌曲进行的混音部分,再到最后的结尾,这整个一个过程对我来说真的是件非常好玩儿的事儿! 我所做的不是一件事,无论它是一件乐器还是部分工作室的装置。它是关于怎样把全部的东西进行适当的整合。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聊聊你在那个项目(session)中用到的插件吧。你用的UAD插件是什么?还有你是怎么挑选使用它们的? 我一般用Neve 88RS Channel Strip Collection和APIVision Channel Strip去做鼓声的工作。我经常把88RS放在通鼓(toms)和吊架(overheads)上,这样,前置放大器(preamp)和EQ部分就会像五金器具一样非常柔滑。并且为了Kick和Snare,我会使用APIVision。我一直非常喜欢API给Kick和Snare所带来的冲击感。我也通过来自UA 610 Tube Preamp&EQPlug-In Collection 的610 A插件来进行Vocal作品的录制工作。 你可以描述一下你是怎么利用LA-2A与1176这两个不同的压缩器的吗? Teletronix® LA-2A Classic Leveler Collection可以提供质量非常好的其中一个压缩器的仿真,这是我的最爱。当我需要一个平滑的、温暖的、不唐突的压缩器时,我会在贝斯和Vocal作品中用LA-2A Silver。事实是,对于民谣作品来说,LA-2A是非常完美的,因为它是一个内在的缓慢压缩器。但是,如果我想在LA-2A领域里拥有更快的压缩器,我会用Gray LA-2A模型,这个模型能非常迅速地冷静下来并使信号趋于统一。 相反,当我想保持一个声音稳定在一个密集的混合中时,我会用来自1176Classic Limiter Plug-In Collection的1176ClassicLimiter Plug-In Collection。随着可调节启动和释放时间,你可以测定它的时间并且可以让每一个音节显现出来。为了让音节能够失真更多、染色更多,我一定会使用Blue Stripe 1176 插件。 LA-2A和1176都是非常富有“色彩”的压缩器。那如果你想要更透明一点的东西呢? ThePrecision Limiter插件对于控制鼓声的高音、粗糙的歌曲和子编组都有个、很大的帮助。因为这对匹配未处理音频和已处理音频的感知水平的工作来说非常便捷。比如,你想限定高音,但要保持同样的响度,就要设置The Precision Limiter的输入电平以达到限制的所需量(例如+6),然后设置输出电平,由相同或者稍少,也就是说-5至-6dB衰减。这可以防止过度压缩或者是最终混音总线上限制器的限制。 当我想保持一个声音稳定在一个密集的混合中时,我会用1176 插件 。 你曾经在混合总线上放过插件吗? 我经常把Manley® Massive Passive EQ 插件放在混音总线上。当在16k向上增溢搁架EQ的时候,它就会变得拥有足够的空气感并且可以增加其质感。它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可以显现出这个特点的插件。 你会在什么时候插入Massive Passive?有什么操作技巧? 一旦我有了混音的基本平衡和色调,我就将它插入。在一个线路上,我通常会调整好几次,直到它组合完毕。我总会使用一个特别宽的4.7k的助推,为了能营造出一个非常不错的混音;我也会在180或者270Hz的时候切一下,因为这个时候可以把多余的东西很快清除掉; 高通滤波器也能很好地消除子超音速。并且我一般也会为了能制作出低频的力量,在47Hz的时候搁置一会儿。 你的混音总有一种非常棒的空间感觉,你是怎么选择你的混响的? 我在乐器上使用EMT® 250 Classic Electronic Reverb插件多于在Vocal作品里,但是我在Vocal作品里使用EMT® 250。我非常喜欢用EMT®250,因为它是一个独特的、富有多种声音的混响,而且用这种混响是一种限制频率响应的方式,会非常真实。 当我使用EMT® 140 Classic Plate Reverberator插件时,我会做的一件事就是把它放在两个通道上,并使用组合Plate A(一个确定的EQ)和PlateB(一个稍微不同的预先延迟)。这给了我一个比其中任何独立的一个都更密集、更丰富的混音。 我也会在做示范的时候用AMSRMX16 Digital Reverb插件。比如,假设这里有一个小手鼓,在一首民谣里只打了两次或者四次,并且有大量间隔,RMX就会有一个非常精彩的高段衰减。事实上,我真的有一个RMX16,但是我从来没用过它! 如果你知道记录事物的正确方法是怎样的,并且也知道其原因,那么你将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混音师。 你想对那些希望进入混音界的新秀们说些什么? 我觉得你们一定要尝试着去制作出能让你自己会享受其中的混音,这样,会帮助你去打开你的心扉,开拓你的思维。每个项目都是不同的,所以,不必太过于刻板,要因地制宜,这样,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Universal Audio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INTERVIEWS 访谈

Darrell Riggs—在极端环境下录音(下)

DMT传新科技 -
挑战与应对 你懂得处理一些棘手的环境,例如在塞伦盖蒂,那里是不是特别炎热、干燥而且风沙很大?你在这些恶劣环境下如何保养好话筒套装? 和人类一样,暴露在外会造成问题,对于设备来说也如此。很多我拍摄过的地方可能在一分钟内就会非常炎热干燥,然后又会顷刻浇下大雨,变得很冷。因此,我们要随时为任何情况做好准备,因为当地天气变化无常。如果你身处无人区,你肯定没有机会说“噢,那个设备坏了,因为我没有保养好,我们要在当地的公司找个替换品。” 技术上的挑战是要确保你自己和所有的设备能在那些困难的环境中正常工作。成功的话成就感会很大。但如果你弄错了,事情就会变得很困难而且你会很惨!这些地方与录音棚有很大的不同,并不是说录音棚的工作在技术上来说就没有挑战,而是在那儿不会碰到一些出乎意料的环境。例如呼啸的狂风和倾盆的大雨,要蹚水过河或是太阳在炙烤着你的后背,当你面临这些环境时,重要的一点是要仍然能够正常工作和完成任务,不管自然环境如何恶劣。 我所有的话筒都采用不同的Rycote外衣,从二十多年前我的第一支话筒开始就一直如此。那是一支SennheiserMKH 816,用的是只有两个大橡胶环的旧式悬挂杆,在松紧带悬挂杆出现之前。我使用Rycote产品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就像衣服对于一个人在这些恶劣环境下的重要性一样,防风毛衣是话筒的第一道防线。它能抵御风雨,而且很容易拆卸、晾干和重新装回去。如果在野外,环境和话筒之间没有“防线”的话,我肯定不能完成我之前的工作,而且一路上肯定会遗失很多的话筒。近年来,大部分人都喜欢使用无线话筒---录音师除外。但我仍然坚信在我工具包里最好和适用性最广的工具是需要使用话筒杆的话筒。也就是说,你可以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话筒,但除非你能够保护它免受风声和环境的影响,否则完全没用。 你怎样对付麻烦的天气? 对于大部分极端的地方来说,风是最常见的问题。Rycote防风罩最主要的功能是避免风噪,如果这点做得不好的话,风噪会彻底摧毁音轨。话筒震膜的拍打声会使得所录的对白完全没用。我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Nyragongo火山上做了一个特别节目,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永久性熔岩湖,超过1公里长。 我们在火山的边缘扎营了两周,每天背着设备爬山和游绳。整个拍摄过程非常艰辛,但绝对物有所值。你会经历温度反转,风会在一天的某个时刻突然从火山壁里冲上来。前一秒可能风平浪静,但突然间,炽热而且带硫磺的风就会从火山口的内壁往上冲。那时候你会想解开防风毛衣让话筒录制更大的动态范围,因为这时用不上毛衣,而当需要时又能马上快速简便地穿回毛衣----而这同时你还得抓牢绳索、登山器材,脸上带罩着一个防毒面具。很重要的一点是整个防风罩套装用起来要快速便捷。我一直都觉得Rycote的套装简单易用。 Simon Davies给了我一个中型Cyclone在预产前的模型。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巨大很巨大的进步,尤其在实用性方面。用过Cyclone之后,我发现它比起其它旧式的模块化防风罩用起来实在是方便太多。它很容易解锁并打开,而且能快速地装上或拆下吊篮---对于“记录片”类型的节目来说,绝对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现在,只要将吊篮弹出,无需用手拧的螺丝来固定,就可以马上升起话筒吊杆。同时也方便更频繁地卸下吊篮,从而有利于录制更好的声音。上面的磁铁让它能够很快地复位。这正是我在火山工作时想要的工具,它让我的工作变得简单多了! 你对需要快速移动的制作有什么建议吗? 因为我从事的工作范围很广,对我而言主要是要做足准备工作。有时候整个进程会非常快,即使有全套剧本。聆听当然很重要,而且时不时要将耳机取下来。“偷听”导演、摄影导演、第一和第三助理之间的对话时,我会知道他们接下来将如何拍摄场景或运用镜头,以及这些场景或镜头将会对声音部门产生什么影响,而我们又要做什么工作以获得想要的效果。尤其在野外环境中,事情瞬息万变,你也要跟着快速适应变化并作出反应。关键的一点是一切要准备妥当;可能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人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一天有什么制作计划,什么时候会开始,但谁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袖手旁观地说“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没办法”——这样说很容易,但如果做好事前准备,会让野外的一切变得容易得多。我想最好是计划周详,准备好工具,并确保它们保养得当而且随时可以使用。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让事情不要变得太复杂,因为那样会让你的效率降低,而且很难在变化的环境中作出反应。 有什么是最值得你骄傲的成就? 很难说!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有工作或事情使我觉得骄傲,有很多理由。无论是从声音的角度或是由于整个团队的努力而最终使任务完成;又或者仅仅是因为我对结果感到很满意。我可以列举一些:有一部名为“英国外科医生” (EnglishSurgeon)的影片,大约是7、8年前(或更久之前)我参与制作的。这是一部专题纪录片,但取得了电影放映权并赢得了很多电影节大奖。里面的故事非常有震憾力,经常还有人因为这部电影而联系我,而离我拍摄的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10年了。这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而且完全值得辛勤的付出。有些东西能深深地打动人们让我的感到非常好,人们觉得被影片吸引和感动,并发信息给你说“我刚看了---实在是很精彩”。这部电影对我而言是非常杰出的一部。 技术上而言,令我感到骄傲的还有一系列我为BBC制作的节目,这也是大约8、9年前的事了。片子名叫“Take OneMuseum”。那是一个由6个每个时长30分钟的短片组成的节目,每个短片都是一次过完成,没有中断,因此有很多技术上的挑战。我接这个工作之前并没有和导演共事过,但我想片子应该会挺安全而且稳妥,但事实恰好相反!那位导演想把所有东西尽量发挥到极致,他现在成了我一个要好的朋友。 影片的主角是Paul Rose,他之前是英国南极调查局(British AntarcticSurvey)的指挥官,其性格类型在各方面来说都极富冒险精神。他会到一个有特别故事的博物馆,途中会和不同的人见面和聊天,通常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这个节目很具挑战性。我还记得,在12月或1月的寒天,在奥克尼郡(Orkneys)的北海,在海水淹过胸膛情况下我得为导演操作一根录音吊杆(杆的另一端用了Rycote的产品!),在拍摄时我们要攀爬铝制梯子登上充气艇,而且拍摄不能中断。因此我把吊杆给了他,悬在主持人的头顶,好让我能爬上梯子然后再从他那把吊杆接回来。我们在这个海滩上拍了个遍,每次我都想“这真太傻了”!有太多的东西会出错——但却没有。所以是的,那些都是令人骄傲的时刻。我们彩排一整天,然后第二天开始拍摄,通常我们拍四次(4个take),最好的一次会胜出,然后不会再作任何改动就播出。最后我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一方面时间很快过去了,另一方面有时又会觉得好像用了一辈子才完成一样。当然我们面临很大的压力,但最后完成时刻感觉非常棒。影片依赖于很多不同的人作出他们的贡献才得以顺利完结,那实在是互相合作的结晶,因此最后的感觉很好。 我所有的话筒都采用不同的Rycote防风罩,从二十多年前我的第一支话筒开始就一直如此。 Darrell Riggs对未来的展望 你怎样展望接下来的职业生涯? 目前我正在休息一段时间,因为我的孩子快出生了。今年非常忙。事实上,我已经有7、8年的时候很忙碌了。有关我的工作和职业,我希望从事更多戏剧类的工作。我一直都有做相当多的剧集。但我年纪慢慢大了,尽管在过去的6、7年时候也做了很多疯狂的“生存者/探险”类型的片子,而我也非常享受并觉得很震撼,但我希望以后晚上能多点回家,而不是睡在离狮子只有40英尺远的帐蓬里! 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和你聊天很愉快!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Rycote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INTERVIEWS 访谈

Darrell Riggs—在极端环境下录音(上)

DMT传新科技 -
今天我们欢迎Darrell Riggs。Darrell的经验非常丰富,从事过多种类型的节目制作,从纪录片、电影到剧集。他曾经在制作纪录片时,一群狮子出其不意地出现于他在塞伦盖蒂(位于东非大裂谷的国家公园)的露营地上;也面临过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时拍摄活火山的挑战。今天我们将探索这背后的秘密。 Darrell Rigg 关于DarrellRiggs 能向我们讲述一下你自己吗?你来自哪里,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Darrell Briggs是一名调音师,录音师和音响主管。我在音响行业有超过22年的经验。我最初从弹吉他开始,但是弹得很差!我很多的中学和大学朋友都比我弹得好,所以我很快决定为他们录音,而不是继续弹。这也把我引向了音频世界。结束大学学业后,我开始多轨录音课程的学习。那时,我全部的野心就是要在音乐录音棚里工作。作为课程的一部分,我们要完成有关电影及电视的内容,但是在之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除音乐之外的其它东西。所以该课程开启了我一种新的兴趣。 毕业后,我向录音棚和制作公司发送了好几百封简历。最后我在Soho的一家小公司内获得了一个录音师学徒的职位。我为他们工作了5年,之后便开始自由职业的生涯。现在我已经从事了17年的自由职业工作。 我的基地在伦敦,但我很少在那里工作。我很多时候要出国,所以经常在旅途中。我想安定一些,因此出差的频率比以前要少一些。但仍然不能每晚回家。 Darrell Riggs的工作制作过程 能告诉我们你从事过的制作过程吗? 在过去20多年里,我从事过各种类型的制作,之前很多是记录片,但那部分行业现在真的改变了很多。在过去10年,我做了很多纪录片---现在几乎没有了。目前我主要从事电视剧集和很多大型的多镜头“发现”类制作,大多是美国制作。这类制作目前令我非常忙碌。 今年开始了三部电影的制作,都是有关1970年代的美国连环杀手,“Angel of Decay”,“The Chameleon”和“The Headhunter”。我刚完成了名叫“Obsession – Dark Desires”的一部剧集,它由10个1小时长度的剧集组成。这些都是真实的故事,就像名字所提示的,是追踪式的故事,主人公都是成瘾、或被逼成瘾的。我今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从事上述工作。 在电影和“成瘾”电视剧的空档,我还参与了一个名为“Mygrations”的节目。这个标榜为“自然历史遇见生存者”节目。这个节目主要是关于20位生存者和超级马拉松选手要走过在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羚羊迁徙路线。这个节目需要用到多个摄像机和多个无线话筒,大约有8位技术工作人员参与。这就是我今年的全部工作。   声音制作混音师典型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这个很大部分取决于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在电视剧里,“典型的一天”很多时候都是可计量的。但对于野外的节目来说,几乎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在塞伦盖蒂拍摄“Mygrations”时,我们提前一天到达营地,发现向导在看一块岩石上的狮子,它们离我们只有大约50英尺远。 原来,我们在它们底下睡了一晚,那个地方位于塞伦盖蒂的中部。想起来都很后怕!我还记得自己在想“我可没有签这样的合同”,所以很难对“正常”或“典型”的一天进行量化。 我使用Rycote产品时间很长很长了。就像衣服对于一个人来说,在这些恶劣环境下的重要性一样,防风毛衣是话筒的第一道防线。 你的工具包里都有些什么东西,为什么? 我想,我所有工具的核心是Sound Devices 788t录音机。当我在滑轮车上工作时我会和CL9一起使用;如果只有工具包,我就和CL8一起用。简而言之,我有3支Sennheiser MKH 50——它们是我必备的话筒。我很喜欢Sennheiser MKH50的声音,它们的presence---尤其是对白,我用它们用得很多。另外我还有两支Sennheiser416,一支Sennheiser 418还有旧的Sennheiser816,现在已经很少用了,因为它实在是很笨重。我有三支SankenCUB-01,经常在汽车里使用,它们外形很小但声音比起个人话筒要好很多。我还有8支Lectrosonic SRB无线话筒,我会将它们和许多Sanken COS-11D一起使用。然后我会用Sennheiser G3革命系统用作IEM。 当然,这所有吊杆安装式话筒都会放在Rycote吊篮和防风罩里。我的Sennheiser 50会放在模块式防风罩套装里,而Sennheiser416也用模块式防风罩装载。有一支Sennheiser50放在Softie或Foam(泡沫式)防风罩里,我将它用作“藏在布景或道具里的话筒”(plant mic)。我把经常使用的Sennheiser50放在Rycote Cyclone里,我正在等较小型的带有角度XLR插头的Cyclone推出,然后将Sennheiser50话筒都改用Cyclone,并把我的Sennheiser416放到中型的Cyclone里,这样我就可以全部都升级到Cyclone了。我之前说过,Cyclone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效率极高的全新悬吊方式,还有处理风噪的强大能力,尤其是和Sennheiser50一起使用,实在是一大进步。 我有很多种话筒杆,过去,我把所有类型都试遍了。我的第一根话筒杆是Panamic,我现在还有好几根。如果我使用了吊杆,就会像去年经常发生的一样,所以他们通常都选择录音渔杆。我和PeterDavies一起共事时间最长,他会用Panamic“Maxi”。我现在发现了:如果我背着背包,同时要操作渔杆和混音,那实在是太大、太重了,所以我使用K-Tek”Avalon”吊杆——它大约15英尺长,非常薄、非常轻,而且它比Panamic “Maxi”要短;如果你是自己工作,它的伸展距离相当长,仍然可以一个人操作,还有,短一些的吊杆很适合室内用,因为空间本来就不大!我用过其它产品,但我现在固定用这两个牌子:K-Tek和Panamic。 至于我的工具包,我使用Ian Fraser的KT Systems模块式包袋。我过去本来想买Orcas和新的KTek包,但因为我所从事的工作涉及范围太广,我得经常换东西;而使用Ian模块式包袋让我可以很容易地更换东西,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点。我认为,录音师们作为一种特殊人群,通常都蛮挑剔的,我们希望东西安装起来的样子可以和预想的一模一样。我很喜欢Ian的一点就是我可以去他那里看过之后,他会给我改进成完全符合我所需要的产品。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Rycote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INTERVIEWS 访谈

创意户外录音师谈—Rycote最佳的话筒防震及防风解决方案

DMT传新科技 -
Calum Thomson是一名户外录音工程师,他热爱这份工作,可以借机周游世界,并有机会去那些人烟罕至甚至是未被开发的地方。他坦然,在那样的环境下拾音,极端气候会带来诸多的挑战,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方面都遭受重大的考验,而找出克服这些困难的方法会让人有极大的成就感。 Calum Thomson说,他的职业生涯中使用过很多品牌的设备,只有Rycote是一直在用,他认为Rycote是最佳的话筒防震及防风解决方案。他分享了使用Rycote的经验。 Calum Thomson的户外录音生涯---捕捉极端情况下的声音瞬间 为71 Degrees North收集声音 Calum Thomson在户外拍摄过程中,时常会遇到很多极端天气,这是挑战为“71 Degrees North”节目中一个团队拾音,深深的积雪能够很好地用来放置录音挑杆,但他希望能够找到方法操作788t录音机。 “71 Degrees North”节目组要求选手游泳度过冰冻的挪威海峡。 Lavaliers防风罩可以有效的防止衣服摩擦噪音。2011年在挪威拍摄“71 Degrees North”时,Calum Thomson和Kiff McManus(左)及Pete Lee(中间)准备话筒。   在Calum Thomson的职业生涯中用过很多产品,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Rycote Freddie Flintoff和Ben Fogle一起录音 为Sennheiser 416保驾护航 Ben Fogle在秘鲁亚马逊河中拍摄“Extreme Dreams”的对白。在长达两周的暴雨及潮湿天气,在Rycote的保护下,Sennheiser 416依然丝毫无损。只要哪怕有一会儿放晴,他都将毛衣取下,在丛林里尽量将话筒晾干。 领夹式防风 为了节目“Freddie vs the World”能够有惊人的表现,Freddie Flintoff在正在飞行的飞机上讲台词。使用带高声压级Cos11的Zaxcom录音机及Rycote领夹式防风罩要克服引擎的噪声和高达130mph的极端风声。 为Al Jazeera在约旦瓦迪拉姆沙漠拍摄Power Struggle。 ”Rycote不但能效隔离风雨声,还是防沙尘的好工具。” Calum Thomson和James Cracknell一起录制“Worlds Toughest Expeditions” James Craknell走过高耸的瀑布时,完全没有风噪在拍摄了David Livingstones的影片两周后,他们来到当地人称为“Mosi-oa-Tunya”的瀑布下,意为“隆隆作响的烟雾”。风将水雾向天空高高扬起。当James Cracknell在这个宽1,708米,高108米的瀑布下录音时,仍然没有风噪。 防风毛衣 在津巴布韦拍摄“Worlds Toughest Expeditions”的最后场景。James Cracknell到过地球上最蛮荒的环境,也同样获得了最棒的旅程,汲取了最丰富的工作经验。 2011年在亚马逊河的中心地带拍摄Yawalapiti部落 要使三件套在潮湿的环境中保持干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尤其是在南美洲,蚂蚁把他的防雨罩当做一个茶包,准备享用美餐的时候。他发现,比起传统的笼子和毛衣,Softie更为简便,只需要在炉火上烤一下就能恢复干燥的工作状态。 了解更多讯息,敬请垂询Rycote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INTERVIEWS 访谈

与 Drake 的格莱美制作人 Noah ’40’ Shebib 聊聊他的工作流程和制作技巧。

Hotwill -
  拥有格莱美头衔的加拿大制作人 Noah '40' Shebib 是著名说唱歌手 Drake 身后的制作人以及成就 Drake 的厂牌 OVO Sound 的创始人。然而 40 的势力范围可不止步于多伦多,在很多米国大咖包括 Beyonce, Lil Wayne, Alicia Keys, Action Bronson, Jamie Foxx 中你都能找到他的创作。而对于这位大制作人和工程师来说,他的专属 Studio 无疑是他最重要的宝藏。这次 Noah ’40' 想要和我们聊聊他是如何一步步慢慢建立多伦多的工作室,以及 Maschine 和 Komplete Kontrol 是如何让艺术创作变得如此简单。   40 建立的工作室不仅是他个人创作空间,并且已经成为了多伦多制作人社区相互连接的纽带。音乐人们只要带着笔记本来到这里,插上两个接口即可连接到所有的设备,显示屏,键盘,Maschine,Komplete Kontrol。从工作室的视觉设计就可以看出 40 的用心,而这里也诞生了无数经典作品,比如最近大红的 Hotline Bling, 更成为了新一代多伦多年轻制作人的温床。   现在 40 已经完全依赖 Maschine + Komplete KONTROL 的系统。与大部分 Hiphop 制作人不同的是,40 喜欢从玩弄旋律开始找感觉,而不是从鼓点开始一个 Beat 的制作。最让 40 称道的是,Maschine 拥有海量的鼓组音源,一旦找到旋律的感觉,他只要在浏览音色库中总能够挑选到称心如意的鼓组。Maschine 的拖放导出功能也让 40 的工作更加得心应手,将做好的片段直接拖入 Pro Tools 中直接完成编排和混缩工作,一气呵成。     NOAH "40" SHEBIB 制作的歌曲合集: https://open.spotify.com/user/nativeinstruments/playlist/1jFsikQJnOmZ7nvL9q54bs
INTERVIEWS 访谈

为什么 Technics 的新唱机这么贵?

Hotwill -
松下在今年 1 月正式发布了阔别已久的新款黑胶唱机 Technics SL-1200G/GAE。就当黑胶迷和 DJ 们都快高潮的时候,一盆冷冰冰的冷水活生生砸在了脸上:新款黑胶唱机将从 $4000 美刀起跳。作为 DJ 御用的黑胶唱机,这个价格很可能超出了很多 DJ 的选择范围。限量版的 SL-1200GAE 卖的贵可以理解,量产版的 SL-1200G 也要 $4000? 甚至很多 DJ 都表示要放弃治疗了.... 于是知名 Hi-Fi 网站 What Hi-Fi 就和 Technics 的首席技术官 Tetsuya Itani  聊了聊,想知道到底为什么新产品这么贵? 虽然新款 SL 黑胶唱机看上去和以前的 SL-1200 唱机有着相似的外观设计,但新的 SL-1200 唱机却是完完全全的重新设计和重新生产。这是个成本很大的工程,所以也就反映在了价格上: “ 成本对于我们来说从一开始就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几年来原本的 1200 唱机都是由固定的厂商执行生产,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生产成本。现在我们需要重新开发这些工具,而且现在的价格比 1970 可要高多了…”   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难怪 1979 年发布的 SL-1200 MK2 卖了 10 年..... 但是 SL-1200 MK2 可并不是最后一款??让我们来梳理一下 SL-1200 MK2 之后的历代产品: • 1989: SL-1200MK3 • 1996: SL-1200MK4 • 2002: SL-1200MK5 • 2008: SL-1200MK6 以上还不包括各种其他颜色的版本和限量版之类的完成品... 不过 Tetsuya Itani 表示原本的工具真的都找不到了: “ 在 IFA 之前,我们为新唱机做了一下调查,大概是 2014 年夏天。结果就是不可能再做出一样的产品了,所有生产工具不是丢了就是严重破损。只有一个阵亡的机器,还是用来做防尘罩的.....  当然所有的文件我们都留着,包括草稿。但这不是 Techincs 的风格,如果我们机会重新开始做一款产品,我们一定会抓住机会。带着新的技术,新的理念,这就是 the SL-1200G。所以这是彻头彻尾的新产品。”   初代 SL-1200 和 SL-1200 Mk2 的工具找不到我信,Mk6 可是一直生产到 2010 的呢..... 难道他们直接给扔垃圾桶里了?小编觉得他们一定在卖关子,说不定还有更便宜的 SL-1200 出现? 伴随着一系列邪恶的笑声,CTO 回答道: “现在我们正在考虑(更便宜的型号)。但肯定不是现在推出,我们还需要研究。” 然后是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微笑…...... 当然我们不知道他们还要研究什么,但 SL-1200G 注定不属于 DJ。根据 MI SalesTrak 数据显示,2015 年卖出的 DJ 唱机平均在 $250 美刀左右,所以只要把垃圾桶里的磨具拿出来重新生产 Sl-1200 Mk6,还是很多人会买账…. 但很明显,Teccnics 醉翁之意不在酒,SL-1200G 也不是为了 DJ 而来: “每个部分都是为了更好地音质。虽然我们想的是 1200 系列,但表现确实 SP10 Mk2 的水准!” (科普一下,SP10 Mk2 是 1970 年中期推出的高端发烧黑胶唱机,非常昂贵) 好了,这下我们彻底地知道了 SL-1200G  没有跳水的可能性,新的低价唱机也还没谱。如果你想买一些唱机,在后续小编会推荐一些靠谱的~
INTERVIEWS 访谈

「电音客」北京朝外 SOHO 体验店开业那天,我冲过去玩了一下午

一桑 -
就购物体验来说,那帮互联网巨头花的心思可比咱们音频行业多太多了。比如你想买一个最新的 iPhone,肯定会有些疑虑。好不好用啊?各种颜色我拿手上都到底什么样啊?怎么用啊?你一去 Apple Store,摆一桌子的设备让你随便试用。还不会用就找个店员问一问,人家给你详细讲解,教到你满意。说真的设备这种东西谁都想提前试一试,大家都说好的音箱你自己一听还真不一定喜欢,遇到不懂的问题也希望能有个人当面问一问。可这么多年的体验是,我们只能去看评测,看视频,上论坛看些伪大师胡说八道。我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有一家音乐设备体验店该有多好,当听说北京要开一家专门的音乐设备的体验店后,我拿上相机便冲了过去。 开业显得十分隆重,花篮霸气 体验店在朝外 SOHO 里面还挺好找的,从 A 座上 3 层后转一圈就找到了他们的大门。人来的挺多,年轻人居多,也来了不少业内大佬,进门还有美女招待让签名。 进门右手边的屋子进去就看见一个帅哥正在 Scratching,手法了得。我们都知道现在演出市场越来越好,而且电子乐在年轻人里的认知度也越来越高。根据 IMS,一个以电子音乐为主题的国际论坛发布的报告,2014 到 2015 年全球电子音乐产业的年产值大约是 69 亿美元。尽管这两年增长放缓,但是也说明这个市场还是足够大的。 就是这个帅哥上来就一阵秀他 Scratch 的手法 感觉 Traktor 快变 DJ 圈的国民控制器了 其实“零售店的未来在线上”这样曾经的流行观点正在一点点的过时。即便更多的商家们依然处于试水和观望的阶段,但已经准备随时“跳反”。尤其,像亚马逊这样的线上零售巨头已经开始行动,去年 11 月,亚马逊在西雅图地区开设了第一家实体书店。 外国友人,似乎是个DJ 我似乎看到中国电子音乐的未来 胡子哥看起来像个高手 没想到还能碰到叉烧网元老,朱佰乐先生 这是「雨后蛙乐队」的 Lee,非常热情的大哥,看我一个人主动和我聊了好久 中国现在线上零售店的竞争已经变得越来越激烈,天猫的红利期结束,无论是淘宝个人店铺还是天猫商城,竞争愈发激烈,引流的费用也越来越高,虚拟店铺的“硬装”成本支出也开始提升。而实体店能创造更好的客户体验。这在服装、配饰、化妆品、珠宝等需要试用的品类中尤其明显,对于新客户来说,试用决定了他们是否愿意停留,对于老客户则加强了其品牌忠诚度。 录音师越来越年轻了,都是90后 录个电台节目还是绰绰有余的 别致的走廊 后面还有教学用的教室 练鼓房 值得一提的是,开设实体门店的意义不仅仅是避开竞争关系,更重要的是从线下引流。消费大多还发生在线上,因为价格优势摆在那里。相信这种“全渠道”的模式将会以后逐渐变成主流。 室内还有一间小型的 Live house DJ 正在暖场 免费酒水 小汉堡挺好吃的 一块红布 为这一刻 衷心的希望电音客生意兴隆,越办越好。   从这里关注他们 搜索微信公众号:电音客    
INTERVIEWS 访谈

我们与 Maschine 用户 SAwolf 聊了聊,WeBeatMaker — 泛90后 郎明远。

DMT传新科技 -
最初知道SAwolf是因为同事发了一条他用Maschine改编的《天涯歌女》的视频,并且听说他创立了电音分享交流团队WeBeatMaker,这让小编对他充满了好奇,于是找机会和他聊了聊,听了听他的故事。     郎明远,英文名SAwolf,1989年出生,典型的泛90后,理工科出身,吉林长春人,在当地创立了由一群电子音乐爱好者组成的名为WeBeatMaker的团队,致力于技术交流与音乐分享,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极具艺术天分的刺青师。 SAwolf既具备80后的独立自主,又有着90后的勇敢创新,他用饱满的激情去生活,开拓音乐事业。 谈起自己的音乐事业,他表现得极致谦逊,由于并不是音乐科班出身,也没有经历过非常系统的学习,所以他称自己为业余音乐人。2008年高中时期受偶像桂晶(中国Bbox第一人)的影响接触Bbox,那时候他用CoolEdit Pro做一些简单的音频编辑,或者做一些beats来练习。 音乐是具备驱动力的,正如他的理念“人人都是音乐家”一般,不否认自己的不懂,也不掩饰自己的技术缺陷,在有限的条件里选择去做,最大可能的去创作,哪怕只有一台Maschine,也要尽最大的努力用全部的好奇心与创作欲望去驱动它。 目前SAwolf制作的主力设备就是Maschine,软硬件结合使用,他将采样音频用Maschine进行切片处理再进行编辑,也会插入Logic pro做控制器使用简单又方便。他说“最初结识Maschine是因为下载了iOS平台的一款名为iMaschine的APP(现已更新上架iMaschine 2),后来又添置了硬件结合使用,不管是硬件的产品设计还是软硬件的结合使用,都非常顺手。” 关于为什么会想要创立WeBeatMaker团队,SAwolf说:“我是最早出于交流和分享的目的建了一个微信群,慢慢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不论新手还是大神,都和睦相处,既不乏技术探讨,更充满了人情味。后来我想,线上既然如此,线下一定也可以,大家都知道,线上线下交流,各有优缺。我就开始拉身边朋友"下水"—试玩自己的Maschine,帮他们选购自己的Maschine,他们很多是beatboxer,所以上手比较快,因为脑子里有节奏。就这样,凑出了我们自己的小team。”谈到WeBeatMaker团队今后的发展,SAwolf说他的心态很轻松,坚持“玩儿”就好,“现在和以后收获的一切,都是惊喜和恩赐,因为当初买第一台Maschine点击付款的那个瞬间,我只是想赶快敲敲它而已。真心希望每一个音乐人都能勿忘初心继续坚持。”想要了解更多WeBeatMaker讯息的朋友可以搜索关注他们的微信公众号:WeBeatMaker 或者关注SAwolf新浪微博:beatbox_狼 。   Maschine的确非常易于被使用,不论你是专业音乐人还是音频爱好者,都可以轻松上手,双高精度现实屏幕让你完全脱离电脑进行任何操作,有黑色和白色两个版本,赠送Maschine 2软件,带有无限编组、插入效果器、旁链、基于标签的浏览器,内置数个高级插件。       Maschine 2软件主要新特性: •   不再有编组数量限制,也不再有场景数量限制 •   不再有加入插件的数量限制 •   加入了单独的调音台页面,操作起来有点像是DAW软件了 •   加入Cue编组 •   让编曲更方便的Arranger timeline •   Note Repeat加入gate •   智能控制映射 •   加入新的合成电鼓和传统声学鼓的合成模块 •   新的板式混响 •   支持OS X系统的Retina Display! •   可自定义的插件界面 •   浏览器加入标签支持 •   插件旁链功能 •   全新的音频引擎,支持多核处理器,32bit浮点summing,性能更高 •   可导入MIDI •   VST/AU插件支持MIDI Program Change事件 •   预备录音模式   了解更多详情,敬请垂询 Native Instruments 大中华区总代理传新科技有限公司  010-8580 6317 www.dmtpro.com www.dmtpro.com.cn  
INTERVIEWS 访谈